CP通食,不混圈子,对很多事物都有两面性观点,但做事时一般则根据当前立场行动。
感冒之神附体,每天忙着睡觉,爱好可能是做一个失踪人口吧。

【叶邱】过去与未来

#最近来撸否玩的亲友变多了,我仿佛看到了我被删号的那一天……虽然我已经被删过一次了而且原因也不一样……死兆星在天空闪耀啊好痛苦……
(既然是这样你为什么还要作死,不作死就不会死啊怎么就是不明白?)
#不,不是在说撸否,说好的英雄不问出处,所以别问我这个奇怪的AU是怎么回事了……我还不想死……另外这个确实是上次申请了221太太授权的那篇文。
(就算乍一眼看过去再不像那么回事也确实是那样了……为我自己堪忧的脑洞感到了堪忧=L=)
#219176498…………安利群……我都凑了那么多字数,应该看不到文段在预览了吧……呜呜呜,不行,我再来几个补丁……
【沙耶你再点进来的话谁也救不了你!】
【惊悚乐园最近每天都是两更的样子,三渣的良心吐出来了?】
【首席御医怎么还不更新……银子我刀你啊!还有全绿都都买不到出版的第一本是怎么回事……】
——————————————
1
他乡遇故知,不是仇人就是债主。
——哦,这次不是。
嗯,或许不是吧。
能在这里看到叶修,邱非也挺意外的,毕竟现实里他们好几年没见了,QQ上偶尔的聊天扯淡其实代表不了什么的,回到现实就只是……大概也就只能算是陌生人了,当年接手AcFun的时候一切都风雨交加,大量流失的网站用户,设计不足的后台架构,一切都摇摇欲坠,看不到未来。
场馆里人海茫茫,只是一下子就再也看不到叶修了,邱非恍惚了一下,恰好夏仲天又递了新的周边过来,也就没有再细想下去。
——毕竟这样的错觉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就是因为太熟悉,所以有时才分不清。
何况他刚才看到的那个叶修,那个大概可能说不定真是叶修的人,一身西装革履,头发顺贴,哪里看得出早年窝在机房里,抽着便宜得不能再便宜青竹,赠品T恤灰蓝裤衩人字拖的样子。
……所以,不是他吧?
邱非不能确定。
2
这次的漫展也只是尝试,之前有和站里办展的元老用户合作过生放送,也有和自制手办爱好者折腾了站娘手办,但是作为主办方办展还是第一次,现在已经临近中午时分,而从目前反馈回来的数据来看其实并不理想。
其实截止在昨晚时就已经预感到现在的情况了,只是想再挣扎一下罢了,国内的展会除了几家大产商为后台的,或者干脆就是圈钱的无良展,少有能收回成本的,这一次即使是和大的社团联合办展,实际上双方的亏本金额已经接近六位数了。
这个损失他们担得起,而且担得起很多很久,问题是每次都这样下去真的能行么?
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要形成一个良性循环,内部资金回笼、外部风险投资……有太多的事情要忙要做,不过这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还是着眼于实际用户体验,这两年用户群体确实有回升,但这还不够。
还不够。
他还记得,邱非他还记得,叶修在消失之前最后的那句话。
“AcFun的未来就交给你了。”
3
早年国内哪有什么弹幕网站,一切说到底都是和niconico学的,大部分人所熟悉的A站AcFun和B站bilibili也不是天朝第一第二个弹幕视屏网,仔细算的话,AcFun也只能排到第五个。
开始的时候邱非也没想到自己能做到这个地步,他最初在宅民里只算一个普通的死宅,次元隔膜就是那么一种好玩的东西,大多数宅民是从二次元回到三次元就洗净铅华,而邱非……他不是那种土的壕,他不打算把三次元的铅华带到二次元。
所以一开始他就是那种待待贪婪,刷刷山口山,玩过仙剑摸过传奇的……那种古早级宅男,看到AcFun的广告也是因为叶修到处乱跑打的广告,一时好奇戳进去了,结果就再也没有出来……真是一入AC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
一个词来总结,大概就是堪忧。
之后见到叶修时的感觉也是这样,有些人有些事,真的是会误了终生的。
只是到底怎么走到这个地步的,邱非他还真想不清。
4
死宅见面有谁喊真名的?
所以邱非第一次见到叶修时喊的是一叶之秋,叶修喊的也是战斗格式,附带了一只沐雨橙风苏沐橙站在站长后边,邱非也知道她是马甲猴,技术宅,还是妹子,厉害着呢。
就是这么喊着似乎有点奇怪,火车站边一打人看了过来,不过似乎是没有宅民在,不然AcFun站长一位,明星UP主一枚,知名技术宅一只,估计会引起轰动也说不定。
现实生活就是这样,世界的不平等偶尔也会修正一下,例如这种时候,没人知道你是谁,那么你在某些层次上再怎么不一般,也不会有人奔过来抱大腿么么哒什么的,当然,如果你的外貌绝佳,外貌协会会员会给你好评又是另一回事了。
出租车上叶修坐了副驾驶座,苏沐橙和邱非坐后座,三人噼里啪啦地说着战渣浪加后黑、帧间插值木偶动画、特殊代码弹幕分P自动连播,搞得除了听听天朝之声广播外,上班时间没什么娱乐的司机一阵郁闷,难得遇到聊得那么嗨的乘客,可惜说的话就字能懂,意思根本理解不了,说不上话啊。
之所以会听到这些,是因为结账时司机大哥叨叨了好几句,挺大声的,靠车右边最先下车腾了几步位置给苏沐橙下车离得远的邱非都听得很清楚。
5
到了大排档还见到了传说中的幕后土豪陶轩、前端猴吴雪峰、审核猴张家兴……一群人聊聊天扯扯淡,没什么不好的,就是上了啤酒,苏沐橙也都跟着说话热乎劲喝了两杯,虽然之后换了椰子汁,但到底就叶修滴酒不沾。
“呵呵,我喝不得酒,”叶修笑了笑,把装在杯子里的椰树椰子汁举起来,先扣了坐他旁边的邱非杯子一下,“你们喝。”
“叶秋你不敬我一杯么?”对桌的吴雪峰刚眯着眼吃了一块酸菜烤鱼接着说,陶轩也加一句:“说好的抱土豪大腿呢?怎么都不敬我?”
“都敬都敬……你们不上的话就让专业的来,土豪我抱你大腿啊!”做前端的刘皓扣了陶轩的杯子,张家兴接着跟上,申建、贺铭,方锋然、王泽也举了杯子,团团和乐,就是叶修和苏沐橙俩人杯子装的白的椰子汁和别的众人杯子里装的黄的啤酒有点反差大,干杯完之后一众人等又嘻嘻哈哈地调侃了两句。
你说怎么就你们俩人与众不同呢?
不明白。
那时网站烧的流量不多不少,服务器撑得刚刚正好,有人愿意投广告,UP主们合计着做的大新闻做到了一半,管理层对一些核心会员进行了招募一切都在望着看不到方向,却似乎很美好的未来奔驰而去。
6
那时是真的不明白,不明白当时有多开心快乐,也就不明白一拍好几散的时候有多挣扎痛苦。
邱非这次是坐飞机来的,深夜班,做完了之前的事情急匆匆赶来的,还晚点了,除了同班抵达的人和机场里原有的人,四处都空落落,和心情一样。
邱非是有点饿又有点累,一路上他紧张纠结得很,全程上别说睡觉了,阖眼久一点都做不到,脑子里乱糟糟地,一闭上眼睑,想法构建的冰山就直扑而来,可他也不是泰坦尼克号。
没有人接机,这会也早就没有公交车了,邱非直接从机场一路打的,付了车钱出了车门,外面正淅淅沥沥地下起小雨,本来就潮乎乎的空气直接变凉气了,凉得似乎能进骨髓,邱非忍不住抖了一个冷颤,他穿的是够,可也耐不住迎面的冷风,寒雨是打在脸上,可渗到的是心里。
不过从后备箱拿完行李出来的时候,他才发现后面多了个人,是叶修,那时还叫叶秋的叶修,撑了那把黑莲花似的直柄大伞,脸一半在路灯的光里,一半在雨夜的影里,嘴边一点香烟的光明明灭灭。
“邱非你来了?这里半夜没什么人路过,又是下雨,我通宵打荣耀呢,听到有车响就下来了。”叶修说。
“不是又拿服务器打吧?”邱非问到。
“哪能呢,今不比昔。”叶修揉了揉邱非的头发。
直到上楼时,邱非才发现,叶秋穿的似乎是他们第一次见,盛夏时节时的人字拖,就是不知道是同款还是干脆同一双了。
可现在是梅雨季,也不知道他冷不冷。
——————————————
最近病了……我又是睡不好觉的那类,每天醒得很早,为了养病不得不早睡,连上某几个群里打卡、刷连载更新的时间都不是很够……所以就码字很慢……
另外一个就是最近事情多很忙……上次也说过了……所以不用等我了。
(虽然目测也没人等……orz。)
还有如果某几个混站的亲友真的看到这里……谁看谁知道,不许说出去啊,不然就没得玩了……还有看出来我在暗示什么CP的也……私信可好?总之这事真心不能明面上谈啊作大死呢。
(不是在说全职的CP)
……不过我废话了那么多,站内亲友应该不会点进来了吧。
还有肉……什么的……我看看下一次更新时能不能写出来……太太你们别打我qwq……

评论(3)
热度(15)

© 妖凌狂涡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