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通食,不混圈子,对很多事物都有两面性观点,但做事时一般则根据当前立场行动。
感冒之神附体,每天忙着睡觉,爱好可能是做一个失踪人口吧。

【修伞伞修无差】一块小甜饼

#减压乱写的,复健,哪里写得不好之后有空了再改。

#修伞伞修无差,无差,无差,少年物语而已。

@前面的碉堡你别跑 哇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

——————————————

春秋时分在网吧熬夜打游戏,又不注意保暖是一种什么样的下场?

一出网吧大门就被迎面吹来的夜风糊了一脸,白天时尚算宜人的温度到了晚上就好像又回到了刚过去不久的冬天。

叶修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感冒的,前一天回到家的时候还在兴奋不已地和苏沐秋讨论神枪手的一个技术动作,第二天早上就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多少了,发低烧,动一动就头晕恶心。

苏沐秋只能跟个老妈子似得又买药又敷毛巾伺候了“不能动”的大爷几天,还要兼顾做饭和照顾妹妹,劳心又劳力,简直可以参加感动中国的十大年度人物评选——虽然这些事情平时也是苏沐秋做得多,离家前十指不沾春水的叶某人可不擅长锅碗瓢盆什么的,现在会洗个菜都已经不错了。

但事情远远没有结束,熬了几天叶修的感冒总算好得差不多了,一晚上不咳不嗽不抽鼻子难得两个人都睡得好些,结果早上起来叶修又软回前几天的样子,窝在被子里不想起来。

“懒鬼,起床啦,今天工会活动,老陶把市区这边能叫过来的都叫了,有妹子有动力啊,去的晚了就撩不到妹啦。”苏沐秋推了推床上裹着被子的一坨。

“难受,不去。”叶修的声音闷闷的,苏沐秋见势不好趁他不备出乎意料……总之爱谁谁怎么形容,刷地一下就把本来裹着头的杯子掀了起来,然而还掀不太开,下半截被叶修压得死死的,露出的脖子和头还是被早晨的冷意刺得瑟缩了一下。

得,脸又红了,不是那种红润的健康红,而是那种生病的干红,苏沐秋谁啊,十全十美好哥哥…不,好家长,专业照顾妹妹和后来的那谁三十年,看一眼就知道估计是病去如抽丝没抽完,回光返照又战一波,马上去倒了开水拿了药过来,顺便问:“哪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

叶修坐起来接了杯子,抿一口水,说“鼻子塞喉咙有点痒,重点是头晕和听什么都有回音。”

“哥,叶修,早餐好啦!”苏沐橙在外间喊了一下,也就平时声调,叶修却很苦恼地捂了耳朵又放开,揉了揉头,把本来睡乱了的头发揉得更乱了:“听音调高的声音也难受,像是老陶之前的吸烟区标配辣鸡耳机,一不小心就爆音。”

“那今天活动还去不去?我记得工会那谁,老吴你不是挺想见一见的?难得他今天不忙也来了。”刚刚叶修揉头前随手就把水乱放在枕头边,好在水他喝完了,也没得洒出来,苏沐秋就又拿热水壶倒了一杯放床头桌案上。

“不去了,就和你说说话我都想跪了,更别提出门。我估摸着走楼梯到楼下我就GG了。”叶修一边说一边把手往背后撑着,又缩回被子里了。

“行,那我和老陶说一声你不舒服,我也不去了,你多休息好一点,新副本还等着开荒呢。”帮人把被角掖好,苏沐秋就转身出门打电话去了。

某人怕吵,还是出去打吧。

评论(9)
热度(23)

© 妖凌狂涡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