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通食,不混圈子,对很多事物都有两面性观点,但做事时一般则根据当前立场行动。
感冒之神附体,每天忙着睡觉,爱好可能是做一个失踪人口吧。

【韩叶】ABO-AA-滞留 2

#诶嘿我什么都不知道……晚上尝试了一下多加点内容结果还是失败了……早知道是这样的话我就今早更新了……
#请善用归档或者博客内TAG归页功能来看上文……忘了剧情的话……怪我咯……(X)……总之大概就是这样。
# 某企鹅的安利群219176498……非常欢迎卖安利或者来催更……大家手里都好多坑啊qwq……
——————————————
水声在哗啦啦地响起,但叶修听起来总是觉得这个声音模糊得过分,甚至于音像不同步,他已经看到水流扶过身体另一处,可是触感也好,声音也好,都恍恍惚惚地停留在上一刻。
叶修的意识已经被什么东西和这个世界间隔开了,和现在流于表面的感官不同,他知道那是什么,他被压得喘不过气,就像深海的火山一样。然而岩浆在流动着,它不甘于思维理性的压制,也不在乎物理层面的阻碍,它是本能,而此刻它是情欲,是凶猛的兽。
发现得太迟,他此刻已经完全没有自主地能力了,在被扛出体育馆之后一切事情都是韩文清在处理,叶修记得在出租车窗边滑过的都市烟火,记得酒店大堂低调的典雅布置,但这些镜头都是模模糊糊的,摇晃而黯淡,参杂了什么无可剔除的杂质。
水流再次从腰间滑过,还在准备室的时候韩文清给叶修上了一个临时标记,但强制发情期并不是那么容易满足的善茬,一般而言经过临时的标记后Omega都能稍微缓过来一点,但在他身上毫无作用就是这个理论的最好体现。
但在这个情况下而言,实在是太过糟糕了,叶修背靠着浴缸和往上的墙壁,韩文清为他清洗身体,同时他也在为自己做这件事。
激素作用是相互的,现在不把激素含量,至少是外露在皮肤表面的空气冲掉一部分的话,韩文清没有把握自己是否会对叶秋做出些什么过于激烈的事,如果这样会对叶秋的职业生涯造成什么影响的话,他会无法原谅自己,他们都是从联盟早期走过来的选手,没有什么人比他们更能铭记那些燃烧着的梦想和热情了。
除开低沉的喘息,便是无言的沉默,他们实在是不知道要说什么好,除开赛场他们对彼此几乎一无所知,那些点滴些微的赛场外交流并不足以概括出他们作为人的每一面,更多的时候他们在对抗,早年联盟还未成立时那些些微的联手已经被世人淡忘,而他们自己也快遗忘。
咔地一声,花洒被扣上扣架,而后水龙头开关也被关掉,带有柠檬消毒水气味的白色浴巾覆盖过来,宽厚有力的手臂将叶修一把拉起,扶住他,仔细地擦拭每一次水迹留存的地方,实在是过于温柔的动作,几乎让人无法相信这个人是韩文清。
然而事实就是这样,洗澡起到的抑制作用还是有那么一点的,至少叶修现在能够冷静一点的思考了,但是他依旧察觉着,依旧能察觉到,自己就是那一只青蛙,在稍微降温的清水里翻煮着,但那些水体的温度很快又会燃烧上去,直到将他整个煮熟。
已经到这一步了,后悔也没什么用吧?叶修无奈地想着,他趴在床上,韩文清在一边翻找着润滑,这家酒店无疑是那种高端类型的,在这类配备物资上也很齐全。
但高热已经再次开始了,维持不到一刻钟清醒的意思又开始沉沦,他还不想沦落到在另一个Alpha面前自慰,但发情期往往由不得他思考太多,抑止了将自己双手覆盖上性器的欲望,却无法抑止身体自己扭动起来的趋势,双腿并在一起,甚至勾扣起来,仿佛绞得更紧一点,就可以控制住几乎要满溢而出的欲望。
韩文清看了过来,润滑剂是最基础的甘油润滑剂,透明纯净,以至于像是水,但是又稍微浓稠一点,或许是因为一直放在有空调的室内的缘故,倒出来时的温度有些过于冰冷,和常人的体温差距有点大,更别说因为发情期过于灼热的身体了。他也就用手心小心地包裹住那些液体,稍微按耐了一会,既是想让润滑剂变暖一点,也是给自己一点思考的时间。
今天的一切都发展得太快了,像是加快了好几倍播放的视频,一切都有迹可寻一清二楚,但又因为播放太快,以至于无法捕捉到那些潜藏在阴影和背景里的信息,他像是一个视频剪辑师,在一个又一个快速播放的段落里,徘徊质疑,寻找任何一个有用的动作镜头,补上所有细微之处的帧间插值,企图追寻最开始的意图。
他在试图踏入同一条河流,即使他知道那并不可能,但没有时间了,叶修的手扣上了他的手臂,说:“要快。”
……是的,确实是要快,他听到躺在床上的人已经不仅仅是喘息了,模糊的喉音已经压抑不住,枝生蔓展的情欲从心底最深处生长出来,以至于束缚住了它的初原,变做贪婪的蛇,唆使着人类的始祖去摘下那个不被允许的,智慧的果实。
韩文清走到了床尾,他伏下身子,在叶修的勃颈间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是他熟悉的气息,这气息的主人与他在赛场上无数次争斗,搏击,但又和他本来的样子截然不同,这是Omega的气味,隐约还残余一点Alpha的气息。韩文清看到躺在床上的Alpha因为这一下,脖子间很快地涌起了一片小突起。
即使是心理上勉强说服了自己,身体还是不会轻易接受,不过野兽已经出笼了,信息速像是洪水冲过闸门坏掉了的大坝,本来还很淡泊的味道一下子就炸裂开来,浓郁地过分,即使明明知道这不是真实,也依旧能够让人心甘情愿地沉沦下去。

评论(10)
热度(37)

© 妖凌狂涡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