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通食,不混圈子,对很多事物都有两面性观点,但做事时一般则根据当前立场行动。
感冒之神附体,每天忙着睡觉,爱好可能是做一个失踪人口吧。

【韩叶】官场高手 9 早餐和上班

#回家反而更新困难了……家里人都有看小说,所以每次码字我都要神闪避一下……

#于是假期更新就要看情况啦……

#某基友建的群→219176498,欢迎来玩或者推销安利或者催更……呜呜呜

——————————————

早上七点多八点来,在青川的早晨而言是一个微妙的时间:其一,需要早起的学生一族,包括熬夜通宵赖床的,只要还打算去上学的,都已经到了学校;其二,朝九晚五的白领一族,包括昨天约炮或者靠右手的,只要还打算去上班的,这会正走在路上。

驾驶着都市越野的韩文清所看到的就是那么一副景象,谈不上什么特别不特别,中国在城市化道路上放弃了过多的东西,每个城市的风格都显得有点大同小异,但南国确实是与北方不同的,而桂西省又是步子总是慢一拍,青川的调调就在一众沿海经济开放城市里就显得悠闲得很。

刚才一个背着笔记本包的小年轻(各种意义上的),也不知怎么地居然注意到韩文清到处扫射的视线,对上眼的那一瞬还遥遥地点头回笑一下做表示。人海茫茫着隔了人流和车流呢,叶修在副驾驶座上看到这一幕也笑得乐不可支,说老韩你看终于有人见到你的第一反应不是交钱包了。

……本来就没有人交钱包给我好么,韩文清他什么都不想说,只是趁着黄灯转绿灯的最后一瞬狠狠地剜了一眼旁边的秘书,这人实在是太欠了,昨天重见那一瞬间感觉这货收起了那些年的棱棱角角,绝对是错觉罢了。

青川的绿化做得很好,别称绿城绿都绝对不是没有原因的:道路绿化树有小叶榕和洋紫荆,大王椰树的隔开除了常绿灌木还种了市花朱槿,路灯上的花架是时新培育的矮牵牛、凤仙花,而民主大道又是城市主干,这类的面子工程是最到位的,一路开来花繁叶黛。

行至民主大道和云水路交接路段时,叶修让韩文清把车停到一家公司的停车位,然后就兴冲冲地拉着韩文清下了车,不朝和政府合作的晨曦早餐联营摊点去,反而去了旁边一点的一个一看就不是正规摊位的流动摊点,那上面堆着一个巨大的盆,用一块看起来老旧但洗得干净的棉纱布覆盖住表层,覆盖面正对着街道方向,让被拉着走过来的韩文清看不清那到底是什么。

他一时有点想拉着叶修去旁边的市政认定摊位,但他也知道叶修从来就不是一个不靠谱的人,所以眉头绉了皱,但还是任由着叶修拉着自己走过去。

“老板要两份两块的。”叶修说道。

“要加肠么?”老板利索地接过钱,掀开布曼拿着小碗兜起东西来,那是一大锅糯米饭,白色的一粒粒珠圆玉润,旁边还有一些黄色的膏状物,看起来是豆沙之类的东西。

“老韩你吃腊肠么?”叶修拍了拍正盯着糯米饭盆子的韩文清问道,“加。”韩文清点了点头。

“老板,一份加肠一份不加。”这一套的腊肠并不放在盆里,因为有的人对这味不适应,但有时为了暖着方便,尤其是三寒隆冬,一些摊主也会放在饭盆里,让客人吃个热乎的。

“那你再加一块啊。”包好一碗在包第二碗的老板回道。

“肯定的。”结果叶修一摸钱包,散钱不够,随手一拎,百元大钞,摊主看了看腰包里的散钱,得,卖了一早上,钱不够了,说,这不成。

——结果昨晚差一点买单的韩文清这下子真买单了,钱不多,就那么个5块,付得起。

接着叶修又去了原来韩文清打算去的市政公益工程的晨阳早餐摊位买了一份墨米粥……真会享受啊他,韩文清既然已经买过了一次单那就不介意更多买一次,他食量大一点,除开和叶修一样的一杯墨米粥又加了一份手抓饼,加鸡蛋的。

买完东西正好赶上红绿灯,叶修也是走在韩文清前头,完全不把市长当领导看,在一波过马路的人里头一个在绿灯换的那一瞬就先将了出去,而不是让韩文清先走。

不过韩文清也是习惯了,这人十来年都是这样,用那句已经被玩滥的段子,生活就像那啥,不如好好享受,而且他多少就一直都是压得住叶修的,现在也不外如是。

民主大道作为主干道,除开绿化好,配备设施也很齐全,例如说远不远就会有几张长椅布置在花圃间隔里,如果位置不够,花栏的距离也挺挺宽的,垫张报纸或者拍拍尘土就可以坐下。

现在一个市长,一个秘书,两个公务员就是随便拍了拍尘土就坐下,前面是韩文清的那辆都市越野,而他们都是不在乎这种无所谓的细节的人,离上班时间没多久了,要吃得快一点才行。

在中国,有那么一个微妙的现象,绝大部分人都会知道现在的国家领导人是谁,却很少有人会关注离他们最近的政府官员,人大代表也好,市长市委书记也好,你随便在路边询问一个人是否知道这些人的名字,他们大多是不知道的。

这固然有中国民众不甚关注局部政治的原因,但其实也算得上是一种意愿,他们需要的是让他们走向美好的生活的人,而不在乎实现这样未来的是什么人。

_

到了市政府附近,又是和昨天差不多的情况,只不过正好相反罢了,那时候是韩文清找叶修上车,现在是韩文清放叶修下车。

现在已经八点多了,车还没停稳叶修就从副驾驶座蹦了下车,韩文清是市长没人敢为难他,自个就不同了,刚升职,而且还是莫名其妙的(叶修也是见到韩文清后才明白的)升职,在别人眼里有多打眼,简直是不用说都能懂的事,所以他绝对不能迟到。

换句话说,叶修被韩文清拉上船,已经是一根线上的蚱蜢了,都是众矢之敌,韩文清一旦失势,叶修的日子就不会好过,而叶修一旦出错,韩文清也会被人说御下不行。

叶修那套西装昨晚让客房服务拿去料理过,显得还是很整洁的,但现在配合着叶修的动作就有点喜感,因为时间不够他也不顾什么形象了,用最快的步速到人行道上之后,就直接开跑的了,左手冲着阳光打过来的方向,右手提溜着公文包,一路冲杀过去,不知道的还会以为有人拿着要你命30乘100在追他呢。

韩文清在车上看到的就是那么一幕,稍微地笑了一下,连自己都没有察觉的那种。大神也是人啊,和台下的观众们看得到职业选手炫技却看不到太多选手们的努力一样,同理也很少会有人想得到褪去那些光芒之后的大神会是怎么样的人,放到职业圈里没人会想得到叶修也有这样朝九晚五的今天吧。

你看看你,你看看你,想到这的韩文清也有点感慨,丢五年前第十赛季那会,谁能想得到今天啊。

然后成功卡着最后五分钟时间踏进市长办公室的韩文清,就看到了一个趴在秘书间办公桌上喘气装死的叶修——看来这一顿跑多少还是折腾到他了的,不过他怎么也就不担心一下,如果是别人进来了要怎么样?

韩文清眉头刚皱,叶修就抬起头来,说:“老韩你到了啊?我听得出你的脚步声哟,怎么样,厉害吧?”

……看起来像是那种惯大的烂小孩,不理事情过程如何,结局是好的就要邀功。

评论
热度(16)

© 妖凌狂涡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