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通食,不混圈子,对很多事物都有两面性观点,但做事时一般则根据当前立场行动。
感冒之神附体,每天忙着睡觉,爱好可能是做一个失踪人口吧。

【韩叶】Into The Labyrinth 4~6 通向迷宫

#欧美三大梗中的D/C,支配与服从设定延伸文,关系细节B/D、D/S为主,S/M为辅,刺客信条AU,BDSM-Sadmasochism文,可能黑化有虐,慎入。
#详细说明以及上一节更新请善用归档功能或者博客内TAG索引查阅,BDSM把握尺度略显困难,若OOC严重请评论留言告知,我会修改。
# 基友建的企鹅催更群→219176498,欢迎来找我玩以及催更……
——————————————————————
Lost Fragment:Four
各种意义上的,这栋花园式别墅甚至近乎于小型的堡垒。
韩文清走在前头领路,叶修跟在后头。
脚步声被吸收,腥红色的羊毛地毯仿佛无尽延伸着铺向远方,手指无意般抚过,米黄色的墙纸用的是多层次的龙胆花花纹,影子在光辉间流连,小型的施华洛水晶吊灯有和这座上世纪修建的别墅一样年头,闪耀但温润,全无一丝贼光。
这次的调教并非是要把叶修变成什么沉沦于欲望的样子,更多的是需要他形成一种条件反射,不需要将身体或者意志击碎,而是重铸他,扣上只由韩文清所控制的枷锁。
这是在制造一个机会。
无论在战术或是实力上而言,叶秋,不,真名叫叶修的人,在那段彼此无限接近而遥远的时光中,所表现出来的实力,是不容任何人质疑的强势,无论是战术上或是搏击上而言,叶修近乎于无可破绽,这固然和两个组织间的培养训练,以及消息渠道多少都经由他的手有关,但如果本身能力不够,这些看似无害的情报就是不可能驾驭的混沌野兽,随时把掌控着他们的执掌人吞噬殆尽。
刺客组织需要一个机会。
因及他的身份,现在而言的身份,不仅仅是关乎信任与否的问题,任何一方的顶尖人员总有在某些方面较他突出的,个体总差距无法比拼,可以靠人数来堆积,但不划算,因而需要的机会只是迟疑,哪怕叶修只有不到0.1秒的迟疑,这个热兵器主导的时代总有办法,将他从某个心理上多年累积而成的王座上拉下来。
韩文清所有了一个机会。
所以,不会有别人,在这场未知时间的较量中,只会有两人,韩文清和叶修的较量,即使外困难,也只是这两人的事。
雕刻着鸢尾花的窗框被打开,深秋的夜风将雪纺窗纱吹起,扑面微凉凛冽,挥之不去,带着有点不合常理的月桂香气,而远处拉比纶斯广场的擂射灯光已然开启,一轮一轮地以不同轨迹扫入深群青色夜空,又忽如流星一样坠落陷入暮色的大地。
在达这里之前,应邀时刻还未到的时候,叶修有意无意地看了天气预报,迷城一如既往地是个没有规则可言的城市,十一月了依旧有台风袭来。
来到这里,通向迷宫。
他无声地勾起嘴角笑了一下,也不知道到底是在笑什么,在发现前面的人似乎察觉了他脚步放缓的一瞬,把步子迈大了一些,赶了上去。
两人沉默着并肩而行。
——————————————————————
Lost Fragment:Five
大海风平浪静,仿佛那一个气旋从未存在,皎洁的月光倾撒而下,把海平面照得如同反光的鱼鳞……或者说,大海本来就是一条奇大无比的鱼,陆地只是经年累月附着在鱼身的污垢,擦不了,冲不掉,就那么淤积、陈攒着,让浑浊孕育出的混浊制造更大、更多的污垢。
“怎么跟修真小说似的,不过一旦接受了这样的设定的话,还真有一种鱼可以做到呢,”苏沐橙和叶修在集装箱间席地而坐,清冷的月光既然能不往心而照沟渠,自然也能顺着集装箱和固定设施间的缝隙流泻下来,又因为浅淡的反光而布满了小小的集装箱空隙,“北冥有鱼,其名为鲲……”
“……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我离家出走之前可是好学生啊,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叶修用打火机把烟点起,那些呼出的烟雾和被银纱似地月光弥散的夜空一样,带着深深的蓝和浅浅的灰,而他坐在下风口,烟是不会往上风口的苏沐橙那里去的。
“可是你还是离家出走了啊,”波涛的声音轻微地传来,听起来有点让人昏昏欲睡的感觉,苏沐橙用手指卷起法丝打卷儿玩,”就像黑客帝国动画电影版里面的那个Neo,相信了自己认为的真实,选择了最后的道路。”
“不要说得你好像没有卷入其中一样嘛,亲爱的、说着令人深省的话语的小知更鸟,”香烟的火星在光和影之间明明灭灭,而抽着烟的人在嘴角勾起一个微笑,“如果不是先行者的血脉早晚会让你卷入这一切,我还真不想让你也参合进这档子事,还记得早先我和你哥的奋斗,不都是打算让你上个不错的学校之类的?”
“可我还是觉得只有在你们身边才是最安心的。”
这句话出来以后,总是风轻云淡的坦然专家也不知道回什么话好了,所以就干脆地沉默着,沉默着,像是老旧的电子计算机中了逻辑锁的病毒一样,陷在某个逻辑死循环里面,系统加载不了硬盘,就那么卡在那里。
“……所以啊,要是更早能发现那份委托有问题就好了……沐橙你去睡吧,女孩子多睡点才好。”倒也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只是可惜挚友没能留下来,去做要做的事罢了。
“嗯,那我先去舱室啦,你知道我在哪一间的。”苏沐橙站了起来,月光依旧和之前对话时一样的撒落下来,“今天的月亮啊,真是漂亮呢。”
“可是暴风雨就要来了啊。”
——叶修无奈地摊开手,耸了耸肩。
——————————————————————
Lost Fragment:Six
“戴上眼罩。”
两人终于在一个拐角之前停了下来,眼神是不能拐弯的,而到此为止,叶修看到的布置布局和之前来说差别不大。
“好。”
并没有多问为什么,叶修伸出手接过了绸面的黑色眼罩戴上。眼罩设计得朴实无华,但材料而言绝对优良,至少带上去的感觉还是比较舒适的,没有毛躁和摩擦感,宽束带的弹性也适中,不会让人觉得难受。
手没有落到平时的位置就被人一把扣住了,叶修下意识地想把手指蜷起抽出,却突然想起他已经签订了协议书,就重新放松了下来,而且从现实角度来说,韩文清扣住他的手扣得很用力,稍微的挣扎是挣脱不了的,而因为叶修放松下来了,韩文清也收了几分力,只是又稍重地回握了一下算是反应。
“跟我来。”
五感少了一项之后,其他的感觉反而更加鲜明了,比如说听到的两人呼吸声,碰到韩文清的手心有点小汗,能够嗅到的除开桂花味道的实木香气,舌根感觉到的微酸和不停分泌的唾液。
叶修是很明确地知道自己在不安的,世界上没有全能的神,亦没有完美的人,他觉得人的荣光都太多了,更没有思考过居于永恒的光辉之中,所以也知道人的身体只是包容了意志,但却无法知道当身体被击碎时意志是否能更加顽强地留存,毕竟这不是他擅长的领域。
——他只能尽力地压制不安。
他习惯于这样,无论是小时候在家里所受到的训练,或者少年时为苏沐秋料理被留下来的事,或者是这个不安定看不到未来的现在都是这样。
韩文清感觉到叶修在隐约地颤抖,但或许这件事谈判专家自己也没有发现,他知道他用手握着的这人除开在谈判桌上用钢笔尖转A4纸的文件,还擅长在制高点处用狙击枪爆敌对方的人头,这样的颤抖在他身上出现实在是不可思议。
人在蒙上眼睛时总是会有有人与自己擦肩而过的错觉,因为紧张五感的回馈还会被混入本来不存在的信息,韩文清相信叶修不会因为暂时失去视觉而焦虑,那么就只可能是因为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
——他再次把手回握。

评论(8)
热度(18)

© 妖凌狂涡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