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通食,不混圈子,对很多事物都有两面性观点,但做事时一般则根据当前立场行动。
感冒之神附体,每天忙着睡觉,爱好可能是做一个失踪人口吧。

【韩叶】官场高手 8 该来的总会来的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会有这一篇的更新……我前两天刚和别人说了我这周不更这篇的……ry……大家期待的意外终于来了。
#推荐大家去看一看绿角马大大的同学你好,很多人说看这个需要智商,但我觉得这篇官场文很简单而且挺欢乐的,而且写的是党校,官场耽美文里很少提到的领域诶……
# 某个基友建的催更群→219176498,可以来这里找我玩,话说谁能给我推荐几本官场文看看?这几天把我攒文的官场文全看了,还是觉得不够OTL
——————————————————————
一般来说,喝了酒的人睡得都很好,这个很好指的是醉酒期间会睡得打雷都不醒,之后另算。
——叶修被一碗酒酿圆子放倒了。
一般来说,喝酒前垫了肚子不会醉过头……吃饱再来就更不容易中招。
——叶修之前吃了烧烤和粉饺。
综合以上结果,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叶修醉得不是很深,上一章凌晨也说过这事了,毕竟连酒味都没有的汤圆酒精含量能有多高啦。
——所以叶修这会酒醒了。
不,别想得太好了,叶秋能被一口啤酒放倒两个多小时,同样爹妈类似DNA的叶修可是吃了一整碗,醒酒不代表酒的后劲会没有,他现在还迷迷糊糊地呢。
烧烤咸得很,叶家这次退役把叶修抓回去也不是什么都没做,至少荣耀教科书现在不是荣耀外百无一用是宅男了,除了泡泡面他还学会了煎鸡蛋,一些生活常识也总算是知道了,例如说吃了咸的要多喝水、高盐饮食不太好之类的,目测韩文清知道了会说没出息的那种。
所以刚到中山路(叶修是带着从路尾那边去的,避开向阳广场的下班堵车时段),他就以一个秘书的职业操守为借口,在路过大杯茶时要了两杯大杯绿茶,一杯给自己一杯给老韩,低糖的,高糖饮食也不太好对吧?
总之上面那一大堆凑字数的废话要说的就是,叶修因为酒醒了所以想起夜去厕所,哦,真那么简单就好了,问题就是接下来的意外没那么……好说。
——叶修出厕所时因为残余酒劲,迷迷糊糊地,爬错床了。
现在的时间是23:46分,韩文清刚睡了才一个钟不到,就感觉到自己睡的弹簧床面凹了下去,反应过来的时间都不够,盖着的空调被也被一把扯走了,再紧接着腿肚子还被踹了一脚,不痛,但足够让人心火上冒瞬间清醒了。
坑爹呢这是,你特么在逗我么!老虎一发威,不,老韩一发威,谁都拦不住,不生气还当我病猫、呸,不是韩文清了啊?市区温度36,室内空调调了28没错,可被子一扯谁都会觉得冷啊。
扯,用力不够被子没扯回来,估计是起夜时在外面晃久了叶修觉得冷,被子搂得有点紧。
再扯,被子是扯过来了一截,人也跟着扯过来了,看来还是得把叶修弄回自己的床上才行。
三扯……啊,还没扯呢,叶修自己蹬蹬蹬,用脚发力把被单搞得乱糟糟之后借推力往床头方向来了,抱住枕头说:“老韩别闹…”
韩文清手一僵,想了想还是轻手轻脚地下床,去叶修那边床拿了被子枕头回来用,他也困着呢,来宾馆时八点半,洗完澡顺便打通客房服务拿衣服去洗,用房间里的台式机看看市政新闻,刷刷最新视频,收回衣服上了床再用手机来了几盘拳皇,谁说宅男的夜生活就一定会枯燥无聊啊?
——至于为什么不去干脆去叶修床睡……折腾了那么久,起夜时被子掀得大开地,被窝早冷了,自己这边就算刚才来了一场被子争夺战,被窝也还是暖的,懒得再重新暖一次床,就那么办了。
总之感谢一品居的床够大,睡两个人还有余地足够翻身,凑合着过一晚明天再说吧。
——
早上醒的时候叶修觉得有点不对劲,头晕口干,还有一点记忆空窗,想不起来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醉酒过后的典型症状,看到床头桌上有一杯水,很干脆地就拿起来喝了。
周围的环境整洁但是人气不足,看来是宾馆没有错,窗帘盖得不是很严实(这也是为什么叶修能看清房间布置的原因),显得洗漱间的的灯光格外明亮,透过模模糊糊比撸多了还模糊的毛玻璃窗,可以看到带点灰色的人影晃动,连带一起的还有水流下和玻璃碰到石制洗漱台的声音……看来老韩应该是在刷牙。
稍微有点奇怪的就是叶修记得自己睡的床是靠近窗的那一铺,怎么到了靠着墙的这一铺了?而且床上还有两床被子两个枕头,床单也乱得可以,自己除了半夜起夜上了个厕所以外什么都没做啊,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简直细思恐极。
不,不能再睡下去了,装着继续睡等会说不定会更尴尬,赶快起来穿衣服才是王道。
说来也巧,叶修刚把脚穿进宾馆提供的一次性拖鞋韩文清就出来了,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可能是起床气也可能是别的什么,不过叶修现在一点都没有那个心思去好奇,他只想赶快去沙发那里拿了昨晚换下来的衣服,去厕所穿好。
“起来了?”韩文清看着步子迈得急匆匆像是有什么洪水猛兽在后面追的叶修问了一句,不会是被发现了吧。
“没什么事啊,急着上厕所呢,呵呵。”叶修回答了韩文清的话,但是没往声源看过去,拿了衣服就往厕所去,而且冲得更快了。
——事情要遭。
韩文清往床那边一看,被子和枕头忘记丢一床过空铺去了,完事的节奏啊,至于完什么事,他现在也不想想,不过早上起来时想到叶修昨天醉了,还是倒了杯水给放床头。他心里有点乱,人类其实都是有趋向于温暖的习性的,何况叶修在他心里属于那种不需要防备的类型。
其一是因为死宅形象看了十来年,太深刻了,想改变印象也是需要时间和经历的,他们这会再见面还没过24小时呢;其二是因为当家对头打了十来年,太了解了,不要把一个人的表面当做全部,叶修骨子里傲气得很,是不会做不该做的事的。
这样的结果就是,今早他醒的时候,睡前盖的被子已经被堆到床尾了,怀里的东西变成了人工暖炉,而且他还抱叶修的腰抱得死紧,要说最尴尬的还是晨间反应,顶的位置实在是太糟糕了。
离开床的时候韩文清的动作跟贼似地,事实上也是做贼心虚无误,做不做成是个问题,但做了就是做了,不然谋杀未遂和强奸未遂这样的罪行就没有了,虽然说中国这方面的对同性法案法律还不健全。
……不,重点真的不是最后面这一句啊,真的。
明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好么!
——
叶修从洗漱间出来的时候韩文清已经在门口等他了,今天还要去市政府上班呢,这几年的工作经历已经让他们的生活作息形成了规律,都睡得早些醒得早些,很少再像年轻时那样随意熬夜奋斗了,怎么说年纪也是上来了。
专门处理过的就是不一样,客房服务固然是要收钱,可是出来的衣服也确实拾措得很好,包洗包烫,干净整洁,还是昨天那一身珠蓝底滚普蓝丝棉衬衫搭一套深灰色修身意式西装,但看起来整体效果还是比昨天上了一个档次,可能也有一些叶修现在睡好了,精神比较好的原因在内。
“老韩你居然没叫客房早餐么?”叶修若无其事地说。
“确实没定,时间不太够,客房不知道多久上,我也不知道你的口味。”韩文清点了点头说道。
“这样啊,老韩我等会路上帮你看吧,我说停车的地方就停啊,哥来了青川一年半打头锋,给力着呢。”
两人正肩并肩走在客房走廊里,叶修开了话头,但韩文清并不搭话,只是撇了一眼过去,谁和你同一部队了啊?我可是你上司呢还哥来哥去?
“……啧啧,老韩你别那么看我啊,媚眼抛给墙壁看么?这里除了我们可没有别人,难道你对我有意思啊?”
一如既往的拳皇继续无视了无聊至极的散人的挑衅。
“……”
摸了摸鼻头,叶修也觉得自己没什么好说的了,就干脆也不说话了,只是总得找点事做吧,比如说看别人的衣着就很好玩,说起来韩文清现在这身衣着,还在他当职业选手时,还在霸图,还是那个一如既往的霸图队长时,叶修就见过韩文清那么穿了。
霸气雄图的发布会,坐在与会台中间的拳皇总是那么一身硬朗的西装,纯白衬衫扣红色领带,加上黑色带丝绸质感的外衣,可惜不是光头,不然就一活生生的杀手47嘛,没想到现在进了官场里混,韩文清还那么穿,电视台采访的时候不会觉得不够亲民么?
……叶修突然有点怀念那些年他挤兑过的倒霉记者了。

评论(6)
热度(16)

© 妖凌狂涡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