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通食,不混圈子,对很多事物都有两面性观点,但做事时一般则根据当前立场行动。
感冒之神附体,每天忙着睡觉,爱好可能是做一个失踪人口吧。

【韩叶】Touch - I

“Touch,I remember touch…

Pictures came with touch…

A painter in my mind…

Tell me what you see…”

韩文清不记得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做这样的梦了,只记得自己似乎还在懵懂的幼年时,就能在梦里,隔着一层的隔膜看到对方了。

梦里对面的人。

在这个科技发达的星际时代,信奉着现实物质论的宇宙空间,这怎么看都有点不科学……或者就干脆可以说是太魔法了。

——不过对面的那个世界确乎是拥有神迹和魔幻的世界。

白色大理石雕刻的圣母塑像低头垂目看向怀内的新生儿,展开羽翼的各级天使环绕天国的父,穿上柔软丝袍的孩子们跟着大修女唱起歌颂光辉的诗篇,只有懒懒散散的主教坐在百花盛开的花园里,沐浴上帝所赦令的太阳光辉,不守清规地握起长柄烟杆享受人生。

好在梦里的人都不会思考太多合理或者不合理的问题,韩文清就一边忙着手头的事,一边打量着那个人,那个在日光下晒着一身懒骨头的人,而那个主教也一边翻着堆积如山的卷宗,一边回看向另一端的人。

有时也想触碰一下对方的世界,但是那层薄薄的薄膜有着不可思议的力量,总是在手想穿越而过时温柔地覆盖而上,明明是拥有实体的,可是就是因为那点微弱又固执的能量,无法触觉到彼方的任何一点实物,像爱一样难以琢磨。

我明白你在想什么。

或许是这样的口型?或许是这样的意义?神官也走上前,身体无法通过,但只有手也足够了吧?两人交错着拥抱触摸不到的对方,仅仅是虚抱,也足够了吧?

在这个听不到对方声音的梦境……这样足够了么?

“A tourist in a dream…

A visitor it seems…

A haft-forgotten song…

Where do I belong?”

不过也不尽然全是这样的,初见时韩文清还没上军校,对面的神官也还是教会学校的学员。

除了无法控制的潜意识和对面的世界,梦都是自由而毫无拘束的,韩文清看到过装饰着多彩魔法灯的狂欢之夜,看到过在碧绿树海林叶间跃动的精灵,看到过经由祈祷而降下的不可思议神迹;韩文清也把记忆里的风景投影出来,停载着无数各式航空舰的空港,利用投影在天空下实时播放的最新新闻,巨型舞台之上炫目的灯光与迷幻的电音。

不可思议的两个世界,每个人的眼中都盛满好奇的辉光,微风吹抚的草原,广阔无边的宇宙,轨迹神秘的跨行省传送阵,黑乎乎一片的稳固化通行虫洞,自己所未曾看到的风景,都由另一人补全,每天都是新的一天,每天的梦也是新的梦境,童话不仅仅是童话,梦想的种子由它而种下,理想的幼苗经它而成长。

伟大又微小,旅行者将回忆写作传记,行星将它铭记。

月光下的湖泊也好,外星而来的旅人也好,都是现实,都是奇迹。

“Tell me what you see…

I need something more…”

如果能有声音就好了,可以告诉我你在想什么吗?

是大提琴还是苏格兰风笛?是羽管钢琴或者萨克斯?摇铃花的花粉在散开的那一瞬实现愿望,随着能量流动飞行器稳定升起,群青色的苍穹,金黄色的麦田,想看到更多,想感知更多。

恒星的光辉炙热,极光的彩带奇异,神官的衣袖在神像前扬起,军官的手臂在长官前敬礼,赞颂主的圣言,最基本的铁律,摩西分海等同皆胜战役,都是奇迹,都是现实。

耗费多年培育的白色金盏花上停留着有蓝色斑点的黑色凤尾蝶,广阔的平台上看得见宇宙中如同萤火的飞行器尾光,圣殿顶端流泄而下的泉水,平滑的钢板构成偏挑的航翼,猎人狩猎强壮的雄鹿的箭羽,机甲武器交战时火花四溅。

是需要还是喜欢?密密麻麻地把命运轨迹里本不应该相遇的两人交织在一起。

“Kiss,suddenly alive…

Happiness arrive…

Hunger like storm…

How do I belong…”

我猜这是一个梦?

叶修透过薄膜看着有点……想象之外的世界,叫做悬浮车的甲壳虫在看不到的轨迹上穿行,叫做霓虹灯的魔法灯用叫做电的能量亮起变化,还有啊,似乎是叫做韩文清的少年,青年,以至于成年。

未曾长大,未曾理解,似乎就能看到的,以对方为中心的世界。

——或者干脆就是对方所看到的世界?

那我在你的心中是什么样的人呢?你看到的我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呢?

从未考虑过的对方是不是会是虚妄的假想,再怎么连续的梦境也不会主角永远都是两个一样的人吧。

不对,应该是不一样的同两个人,叶修成长着的同时对方也在成长。

在狂风呼啸的永夜山谷里也能看见的光芒,在遍布哀嚎的瘟疫之地里也能感知的温暖,在虚无迷茫的未来试炼里唯一可见的希望……怎么能够做得很好很好,达到更好呢?

不想失败或者放弃,不会让你失望啊。

——这是约定。

手扣到一起也无法触及的话,那么吻可以么?

一直看着的话可是没有意思的啊,我吻你好么?

踮起脚,就可以了。

——————————————————————————

OOC到天际……总之这是一个两个世界的两个人在梦里互相触碰的故事,HE保证啊……总之就是我没时间写了,所以先写个意识流短篇。

因为是两个世界,所以不是宿敌了也没办法啊,只能努力做最好的自己给对方看了‘不过不要被和平表面骗了啊,没有战火的话,怎么年纪轻轻当上将军和主教呢?

没错这个就是很久以前韩叶群里刷将军和主教的脑洞……过了好久了都……不过神延迟也没办法啊,因为我是手机码字,根本没办法爆字数……

其实这篇文的产出还是因为我男神,视频师范围的男神lolligerjoj,去年他居然有两个视频……这货我以为他去年就只有一个啊QAQ,有第二个好感动!!!

介是地址——http://www.acfun.tv/v/ac973699

这次的BGM是Daft Punk的Touch,虽然不是Kraddy有点难过,但是还是好棒啊!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不过我还是要说坏消息:1、这个是突发文,我不知道下一次更新是什么时候,或许你可以试试多催更我:2、我谈恋爱的时间要延长了……我对象居然驴我,说是惊喜还没走那么快……所以更新还要继续放慢。

评论(4)
热度(20)

© 妖凌狂涡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