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通食,不混圈子,对很多事物都有两面性观点,但做事时一般则根据当前立场行动。
感冒之神附体,每天忙着睡觉,爱好可能是做一个失踪人口吧。

【韩叶】 Into the labyrinth-通向迷宫 Zero~Three 试阅

#欧美三大梗中的D/C(支配与服从)设定延伸文,刺客信条AU,BDSM-Sadmasochism文,可能黑化有虐,慎入。
#细节身份设定以B/D(Bondage/Displine,束缚与约束)和D/S(Dominate/Submissive,统治与顺从)为主,因为貌似很多人不能接受S/M(Sadism/Masochism,施虐与受虐),所以会尽量减少S/M成分。
#需要说明的是,S/M、D/S经常互相交叉渗透,刻意划清界限是不可能的事,所以如果不能接受请直接点叉离开,概不受理任何恶意挑衅,但非常欢迎提意见,因为BDSM把握尺度略显困难,如有OOC请尽快告知,我会努力修改。
——————————————————————
Lost Fragment:Zero
你还活着——已经死去。
你是自由的——是被束缚的。
我手中握住你缰绳。
你枪口指向我胸口。
我们扮演着不同的角色。
我们遵守着同样的规则。
Now,we are going to die.
——————————————
Lost Fragment:One
迷城没有规则可言。
就如同十一月了还有台风一样。
来到这里,通向迷宫。
城市的风格或许高洁,或许翩华,但可能迷城才是最吸引人的。
这里的灯红酒绿太过绚烂,这里的腐烂沉溺太过美好。
——因为堕落,所以诱惑。
“所以迷城又叫做City of Abyss、深渊之城?”某个刚从海底磁悬浮列车站点出来的少年问道。
“是啊,所以到达这里的话就是‘Into the labyrinth.’。”回答问题的少年撑起了伞,虽然台风的中心气旋还没抵达这座城市,但它周边的水汽已经毫无疑问地开始发挥作用了。
“Into the labyrinth?通向迷宫?”拖着行李箱的少年又问。
“对,通向迷宫,Into the labyrinth——Welcome to The Labyrinth City.”
——————————————
Lost Fragment:Two
“对于任何一个组织而言,这都是必要的牺牲,”戴着眼镜的副官递过一份文件,“虽然难以想象你的家世背景和生活经历是这样,但我们依旧不能信任你——刺客组织无法接受更多的背叛了。”
“没错,这是一个无可规避的事实,鹰眼已经无法相信了。”被谈判者用右手食指无意识地扣着桌面,但和一般人不同的是,他在做这个动作时,拇指搭在了第二节指骨的中心,像是本来要夹着什么似的。
“所以你只有一个选择,如果想获得自由的话,就签下这份协议。”因为用右手压着桌上的文件,副官只能并起左手,用中指推了推往下滑到鼻翼的镜架。
“张副官,你的眼镜镜架该修一修了——”坐在椅子上的男人漫散着视线,即使被俯视也毫无正色,依旧瘫着懒洋洋的脸,随意地看着四周,没有焦距似的,不看向副官也不看向他身后的长官,“——如果我选择不呢?”
“的确,我的眼镜镜架两月一修,这周就是时候了。”张副官用毫无情绪的语调陈述道,“你不会的。”。
“这的确是事实,我没有更多的选择……”叶修拿起了协议与签字笔,仔细地翻阅着,马虎不得。这可是有关性命还有别的什么东西的大事,他能够为了某个目的而送死,但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他还是很惜命的,人不在就真的是万事皆空了。
“……哇,支配协议,霸图什么什么时候也能那么时髦了,还是之前就那么高端大气上档次只是隐藏得太好?”签字笔在拇指、食指和中指的配合下翻飞着,不知道用了什么样的发力技巧使得笔滞空时间额外的长,像是翅膀煽动得不急不慢,实际是火箭喷气制动那样原理的漆黑蝴蝶,谁也不知道它煽动了什么样遥远却一定会到来的风暴。
站着的两人并不作答,协议文件的最后一页上,支配者已经签下三个字组成的名字,留待空位的只有服从者的栏位,房间内的灯光和之前一样微黄,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显得有点模糊。
叶修认真地看着韩文清,再把手里的笔转了一圈后,在合同上签下名字。
或许他的视线是有焦点的,这是正在走出房间的副官所看到的最后画面,以及关于此事的最后想法。
——————————————
Lost Fragment:Three
然后,他跪了下来。
那个签下名字的人兜过木制的办公桌,涂了光面漆的桌面上映出温暖的灯光和他背光的身影,而后在更早签下名字的某人面前跪了下来。
“你看,我跪下来了。你是不是也该履行你的指责呢,支配者?”
依旧是被俯视的身体位置,依旧是同一名被俯视者,依旧是毫无正色的随意姿态。
——韩文清看着身下的叶修。
服从者的表情比起之前更加散漫,只是瞳中似乎有暗潮汹涌着,像是无月之夜的海一样,波涛涌起,乌云汇聚,不甘心的贼鸥展开双翼,划过将要在风雨中倒塌的灯塔所放出的残光,哀叫或是嗔笑,没有人知晓答案。
而自己的心中却是烈焰,熊熊地燃烧着,就好像他身后的炉火,火焰舔噬着木材,发出吡吡剥剥的声音,然后让承受者,那些无辜或者有罪或者只是在主观意志里被强加了什么身份的死去的树,化为灰烬。
——他依旧看着叶修。
施华洛的古旧水晶垂灯,手工制作的乳白羊毛地毯,深咖啡色连排书柜,和腥红色金盏花窗帘,混合成旧世界的低调奢侈,却又透着点贵族的堕落残忍的氛围。
怎么说也和圣殿骑士争斗了几千年,刺客组织的家底也不会太过于单薄,尤其是已经开始挽回劣势的近些年,争夺到的东西除了各个层面的影响力,还有随之而来的财势利益。
——比如说这个占地颇大的闹市区独栋花园别墅。
迷城可是以寸土寸金闻名的,没有足够的权势财力,在这里你什么都不是。
“不会在这里,这里让你不专心。”
比起语言,韩文清更强大的是气势,在那些卧底的日子里,或是枪战,或是谈判的间隙中,叶修都能感受到那种在本人无意识的情况下,炫耀力量的气势隔着存满了货物的集装箱还有长长的谈判桌都能扑面而来。
他并不是圈内人,也不是Homosexual,但他确实是个Bisexual,而且因为各种原因对此知之甚详,比如说他知道韩文清在某些网站的署名是“大漠孤烟”,是一个极其强势的Dominate。
但叶修决定不说出他知道这件事的事。
——谈判专家的手里永远有一张不会轻易打出的底牌。
即使遵守协议,他也不会坐以待毙,就像是支配者和服从者并非全然的不平等一样。
而韩文清在想什么呢?
他是熟知他的老对手,那个谈判专家的。就如同对方可能知道了关于他的,那些对大部分人如同另一个世界那样的圈子的什么一样。
彼此都看得到对方身体中的灵魂。
——我看到了你的秘密。
——————————————————————
因为开文太多,所以这篇……现在它只是个坑,嗯,只是个坑……至于什么时候扩展成整一个世界……这是个问题。
于是接下来是一些我个人认为有意思的特殊细节:
——————Lost Fragment:Two
——片段其一:
“对于任何一个组织而言,这都是必要的牺牲,”戴着眼镜的副官递过一份文件,“虽然难以想象你的家世背景和生活经历是这样,但我们依旧不能信任你——刺客组织无法接受更多的背叛了。”
1、Desmond是刺客家族出身的,也是离家出走……我家呆萌啊QAQ……唉,我就说那么多了,大家都懂了吧。
——片段其二:
“没错,这是一个无可规避的事实,鹰眼已经无法相信了。”被谈判者用右手食指无意识地扣着桌面,但和一般人不同的是,他在做这个动作时,拇指搭在了第二节指骨的中心,像是本来要夹着什么似的。
1、鹰眼……换个流弊一点,高大洋的翻译,就是鹰之视觉,升级版之后是鹰之感官,当然大家平时说惯了都简称鹰眼了……
这个设定来自于AC,也就是刺客信条,鹰眼可以识别友方和敌方,友方在视觉中以蓝色标记,敌方以红色标记,原作AC2中的背叛者Lucy的标记颜色一直都是蓝色,以至于很多玩家都觉得剧情出错了吧。
(其实好久没打AC2我有点记不清了……揍)
2、叶修用食指扣桌面的动作,以及文段关键词之一的“谈判”,都是在表示他的身份,一名谈判专家。这个技巧是按自身心跳的节奏来扣击桌面,将其他谈判者带入自己的谈判节奏……当然,这个技巧对老手来说用处不大。
至于夹着什么东西……那还用说么?当然是叶神的指间挚爱——烟。
——片段其三:
“张副官,你的眼镜镜架该修一修了——”坐在椅子上的男人漫散着视线,即使被俯视也毫无正色,依旧瘫着懒洋洋的脸,随意地看着四周,没有焦距似的,不看向副官也不看向他身后的长官,“——如果我选择不呢?”
1、关于视线没有焦距的细节……这个不是失神或是放弃希望之类的,而是职业病之类的,关于叶神的身份方面设定我还设定了个狙击手,狙击手在我的心中是一个善于捕捉机会、冷静观察细节的职业,谈判专家也是www
这个细节的来源是很久以前看到的军事知识,不保证真实与否——狙击手会下意识注意附近的制高点以保证己方安全,而如何不引人注意的观察周边呢?
用的就是广角视觉,很多人都有过眼角有什么东西一掠而过马上就看过去的经历吧?也就是说人视觉所关注到的事物其实不止焦点,也就是视线集中图像清晰的部分,有时候人当时没刻意注意的东西,大脑也是会记住分析的,尤其是一些特殊职业的话,职业病特征会很明显。
——片段其四:
“这的确是事实,我没有更多的选择了……”叶修拿起了协议与签字笔,仔细地翻阅着,马虎不得。这可是有关性命还有别的什么东西的大事,他能够为了某个目的而送死,但条件允许下,他还是很惜命的,人不在就真的是万事皆空了。
1、Nothing is true,everything is permitted.——刺客信条中刺客组织的信条,常见的译版是“万事皆虚,万事皆允”,字面一点的理解是“无事为真,皆事可为”,我个人觉得最合适的翻译是“认真你就输了”……(X)
不过文段里那句话的意思其实是伞哥挂掉了。(请叫我有良心的补刀狗)
——————Lost Fragment:Three
——片段其一:
他并不是圈内人,也不是Homosexual,但他确实是个Bisexual,而且因为各种原因对此知之甚详,比如说他知道韩文清在某些网站的署名是“大漠孤烟”,是一个极其强势的Dominate。
1、 依旧是忘记在铁血军事网还是哪里看到的军事知识,不要问我可考性——越是敌对的组织,其间的情报交流就越是频繁,比如说伊拉克情报局和美国情报局,在紧密交战期情报交流频率能达到每周一次,而且这并不是卧底之类的情报交互,而是官方的、正式的。
这样的交流如果能把握住信息细节的话,甚至能够揪出自身内部的卧底……你在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
我觉得这个套到圣殿骑士和刺客组织之间也可以吧……
——————————————————————
啊……开头部分要说的太多了,防雷嘛,所以这次自己的私房话还是放到后文吧,下一轮更新防雷就不会那么细节化了……
这篇文的赞助商(误)是摄⑨,没错就是那个三大迷之组织的摄影⑨课,这篇文之前在我的脑洞点梗里放过一次选梗,想看的人略少就计划推后了,结果有次烦躁去问课长开新坑好还是填坑好,课长说开坑,所以我就开了……上次看过改成“不小心标记了怎么破1“之前的的催更放文的GN应该对这个略眼熟,因为放过一次了……
某企鹅的扯淡群→219176498,如果有人想讨论设定细节的话,欢迎来这里讨论:)……因为写支配服从设定的人实在太少了,我想找人弄设定都是只能拖基友下水一起八,结果我们八完都无聊了OTL……

评论(27)
热度(26)

© 妖凌狂涡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