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通食,不混圈子,对很多事物都有两面性观点,但做事时一般则根据当前立场行动。
感冒之神附体,每天忙着睡觉,爱好可能是做一个失踪人口吧。

【韩叶】ABO-不小心标记了怎么破?

#都是基友的错,拉着我开了新脑洞,开头和后面文风很不一样……

#这篇是甜的ABO韩叶AA支线2,下周目测发虐的支线1

#OOC很严重,因为中途改了剧情……

#企鹅群小广告: 219176498←论催更的正确方式……就是来这里围追堵截我啊……姬友建的新群来着……快来玩)催更啊!

——————————————————————————————————

荣耀多少年,大家就猜测了叶秋……现在是叶修的性别多少年。而这个疑问,直到叶修重回荣耀职业圈,接受媒体采访后,公众才得到解答。

——叶修是个Alpha,即使他看上去只像个一般的Beta,他的功绩也足以证明他的性别:

荣耀职业联赛第一至第三届总冠军获得队队长,三次联盟最有价值选手,两次输出之星,一次一击必杀,网友爱称“荣耀教科书”……这还是没算上就快公布的今年奖项。

——每一项对于一个热爱网游的人来说都是无上殊荣,而对于一名职业选手而言,这更是对于自身价值的一种无以复加的肯定。

而今,叶修更是与他的队友们,将仅仅从网游中起步两年不到的兴欣战队,一路战过挑战赛,战过常规赛,甚至战过季后赛,战到了冠军的宝座上。

——如同十一年前,他一路带着嘉世战队战到了冠军的宝座上一样,叶修从来就是一个创造奇迹的人。

但令记者们尴尬的是,在这个总决赛结束的夜晚,兴欣战队接受采访时,他们没能看到冠军,刚才还在领奖台上用带着点嘲讽感的微笑接过奖杯的冠军队队长,又和前十年一样地、在每一次采访时一样地………………不!见!人!了!

身负了上头布置下来的,一定要拿到的,无论如何都要拿到的,叶修的采访问答的记者们:

——QAQ简直无理取闹! 

而坐在受访席上的都是什么人呢?从左到右分别是罗辑、包子、方锐、苏沐橙、陈果、魏琛、莫凡,每个人都很淡定,一副老神自在的样子,完全没有在意队长不在的事,显然早有预谋。而记者们也没办法啊,人家只是个新战队人手不够,老板都亲自上阵了,总不好不给面子吧?

砸什么不能砸饭碗啊,所以这事现场也就不了了之了,回头网络之类的媒体平台也只能放点花边八卦炒作炒作,谁会得罪如日中天的话题冠军队啊,作死也得有底限的。

——那么叶修究竟去了哪里?

苏沐橙想吃冰淇淋,所以说了想吃的四个口味就叫叶修去那家他们每次来轮回都去的小店买冰淇淋,然后路过的方锐听到了,就发挥猥琐流大师的精神跑去休息室嚷嚷叶修偷跑去吃冰淇淋。

于是方锐成功地拉上陈果、包子、魏琛等一众“我也要吃冰激凌!”“老大请客必须吃啊!”“怎么可以没有老夫的一份!”因为不同原因造就的吃货组上了队,喊着叶修去打包买冰激凌就可以不用去赛后采访。

——然后叶修就从善如流地拿了钱包,借媒体人员因为这一年以来他都好好接受采访而放松的戒心,很顺利地从体育馆场地出去了。

只是叶修觉得他现在的情况好像有点问题。

小店的老板在冰淇淋柜台照点单配冰激凌球,叶修和以前一样问了能不能吸烟后就窝在桌上抽烟,企图混的时间长一点,能晚回赛场一点是一点,但就在这店里吹着空调,他居然觉得热……还不是一般地热。

热到什么程度呢?热到叶修甚至要了一杯他很少吃的冰淇淋——薄荷+香草口味双拼球——来吃都觉得吞下去的东西是热的。

……莫非是五感出问题了?

叶修觉得这个问题实在是太大了,于是他看了看他的手。

手在抖。

叶修的手指微微有一些颤抖,对于一个职业高手来说,稳定的双手是必须的,但现在,颤抖却发生在了叶修,这个心理素质已经硬得不能再硬的老牌高手身上 ,叶修扭过了头,他不忍心看到这一幕,但是却无能为力。

妈蛋手抖怎么治啊?!

莫非是因为之前刷副本时只要DPS不要奶放弃治疗太多遭报应了?

越来越热了,叶修烟也不抽了,随手把烟头戳灭到烟灰缸之后,就直把脸贴在桌子上汲取冷意,再怎么说都是个Alpha,娇气成什么样这点也不会轻易生病。

然后他就那么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什么自卫意识都没剩下,直到他被某个人叫醒。

“叶修?”……没反应。

“叶修?起来。”呜了一声。

“叶修,醒醒。”这回来人直接不轻不重地拍了拍叶修的背,终于是把这货弄醒了。

“老韩啥事啊?”,叶修因为趴着睡了一会而视线不清,所以当下只能眯着眼看过去。

——恭喜玩家韩文清成功收集“脸红的叶修”CG一张。

“你浑身泛Omega的气味是怎么回事?”韩文清道。

季后赛的总决赛每个战队都会派人来现场观看战,而霸图这次派来的是韩文清和林敬言,林敬言看完了比赛之后就回宾馆了,而韩文清却觉得有点烦躁。

于是韩文清戴了个墨镜,趁人群将散未散的时候就走出了场馆,打算独自散步一会,让自己冷静一下,但这个行为却造成了反效果,他非但没冷静下来,还觉得越来越烦躁,越来越……热了。

Alpha体质优异五感发达,有些时候可能自己都还没意识到,身体就已经有所反应了——比如说这次。

因为本来就没有目的地,韩文清基本是靠着下意识本能散步的,轮回的体育场馆周边就那么几条路,而霸图订的宾馆也在附近,不可能走太远,走完一条换一条的后果就是在走第三条路时,韩文清走到了小店在的那条路。

然后他终于察觉到了某种气味,某种对于Alpha来说近似于毒品的气味。

实在是太过于美好而鲜明了,但又有点说不出来的微妙不同。

随着科学和时代的进步,性激素已经可以通过中和剂与抑制剂掩盖控制,而在实际层面来说,表现型性别可以通过变性手术改变的现在,生殖型性别依旧不可改变,但这并非是因为技术条件上的不足,而是因为人体体质方面的不足。

基因决定了人类性别的区分,在同源基因组的控制下,即使同模组基因生成的器官会产生微量异性别激素,也不可能接受过量的异性别激素的。

但总有人会想玩点新奇的,基于这样的目的,从古至今世界各地都有各类可短暂改变生殖性别生理表现的方式记录,或者是“维纳斯药剂”,或者是“房中密术”……虽然因为古代科学技术限制,产量稀少,但毕竟是有的。

至于现代,因为对于生理、性别和激素研究的深入研究,这些临时性的激素改变剂已经作为情趣用品销售了,确定了正式情侣关系的情侣们,基于情趣和加深感情,多少都会了解甚至亲身体会。

韩文清是个电竞选手,是一个打了十年职业赛加前三年没有职业赛时荣耀的宅男——虽然这词和韩文清有点不搭,但韩文清确实算的上是个宅男,就算他有六块腹肌他也是还个宅男。

……所以宅男懂得事他也会懂,即使他对这些完全不上心,韩文清也还是知道这类情趣用品的。

不过这不代表他会轻易接受十来年的宿敌变成现在这样。

有点太三观毁灭了吧?

同是Alpha,他们场上对抗,场下互喷垃圾话(虽然说是叶修对韩文清单方面的),任何样子的一面都见过不少,但日常习惯的对方无论如何都不会是这样的。

叶修不是江波涛,不会读心术(咦?),韩文清又一直板着脸,即使互相是是十年宿(zhen)敌(ai),叶修也不知道韩文清这会在想什么。

何况他现在并不想动脑思考,脑袋热得好难受啊。

“我不知道,什么Omega?附近有么?”叶修一副不知情的样子。

——有啊,就在你自个身上。

“你闻不到?”韩文清皱了皱眉头,脸更黑了。

其实原理很简单,就跟有狐臭的人闻不到自己的味一样,叶修现在散出来的味道即使是因为激素药剂临时改变了生殖型表现特征,也还是自体分泌的,所以灯下黑,叶修自个闻不到。

——可惜两人都不知道这事就那么简单。

小店的老板为人蛮和善的,不然也不会给客人在店里吸烟,他每年都能见叶修和苏沐橙来这里,虽然不知姓名,但认得出脸,也聊过那么几句。

见叶修趴桌了,就把冰淇淋暂时扣好杯罩整杯放到冰箱里,打算等客人醒了再说,现在看到韩文清和叶修的互动,就过来搭话了:“小伙子你是热感了吧?怎么还来吃冰淇淋?这位客人看起来是你熟人啊,让他带你去医院?”

“嗯,是我熟人,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可冰淇淋怎么办?”热得越来越过分了。

“平时和你一起那姑娘来不?你还是先去看看医生吧。这样,我先留着冰淇淋在柜里,等会让姑娘来取?”老板提出了可行的建议。

“那……老韩你借个电话?我没手机。”韩文清把手机抵给了叶修。

“喂,伍晨?我出了点事暂时回不去了,你叫沐橙等会去店里拿大家的冰淇淋,她懂地方的……再有事的话我会用这个电话通知的。”

把电话挂断,叶修想站起来时甚至腿软了一下差点摔倒,虽然反应很快而几乎让人看不出来,但这对一个Alpha来说已经是几近不可能的事了。

在脸上勾出个微笑,叶修说:“走起!”

评论(9)
热度(54)

© 妖凌狂涡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