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通食,不混圈子,对很多事物都有两面性观点,但做事时一般则根据当前立场行动。
感冒之神附体,每天忙着睡觉,爱好可能是做一个失踪人口吧。

【= =】pulling my own weight

#好久不见_(:з」∠)_,明天死完我可能能复活了? 好久没正经写东西,正经东西倒是写了不少啊,所以不知道自己能写出点啥。

#继续无耻的蹭tag之路,好久没干这事情了有点小兴奋(((不过也是这篇的话在我心中方向不明的原因吧= =……

——————————————

”……这些在普通人的眼中,大概会以气候灾害的方式来呈现吧。“

叶修笑了笑,指间夹着的香烟轻轻一颤,过长的烟灰便簌簌地落下来,散在墨蓝色的玻璃烟灰缸里。

”现在是由过去定义的,当定义生成的同时,过去所不被认定的存在在那一瞬间,便会被定义成定义规定范围内的东西,而过去的未来,也就是现在被过去所束缚着,除非有更强力的存在重新定义规则,否则,一切都不是会被承认的。“

本来就只是路边隐蔽的小街机室的临时休息桌,所以桌面摆着的东西也只有炸虾饼和碳酸饮料,焦灼的暑气被功率不足的电扇稍微吹走,等风扇移开时又很快地弥漫过来,夕照在门口的布帘上不甘心地把热度透进来,身后黏腻的感觉挥之不去,韩文清有些不耐地把夏季校服衬衫的袖子挽起到肩膀上。

”韩文清,我知道你听不懂,不过没关系,现在是我所在的某个未来所平行的过去,或许某个世界有我不曾对你说这些话的可能,或者我不曾回来的可能,或者在干脆你不存在的可能。不过你要记住,在我对你说出这些话的同时,你的未来就被刚才的过去所束缚住了,承担这份因果或许很沉重,或许很痛苦,你会发现你送走很多人、很多不同的人,也迎来很多人、很多不同的人。“

暑风游离着,斑驳的光影从布帘缝隙透入,打在叶修的脸上,快速而灼目的变化一下子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

”我还是没听懂。“韩文清皱着眉头,还是青葱的少年,就有了日后几分不怒自威的气势,或者说本来他就是这个样子,只是岁月的打磨没有磨去他的棱角,反而在未来让他显得更加严肃而威严。

街机的效果音忽近忽远,连带无比吸引人的光效在背景里都有些突兀的糊成一片,某人猛地抽了一大口烟,火光瞬间亮起,一路往下,在烧到手指之前将将止住。

”都说了没关系的……你有很长很长的时间,这些时间足够你了解这一切,明晰这一切,然后得到你自己想要的答案。“叶修笑了笑,恶作剧似地对韩文清呼出了一大口烟,发现韩文清对此不动声色时露出了微妙的失望神情,随即又释然了,”……啧,结果反倒是我自己先开始在乎了啊。“

”快点回去吧,今天不是你的社团活动日吗?用心点经营,以后有用的…“老式的人工调时木钟准时指向了六点,在钟摆摇晃的韵律里按时响起了报时声,”…时间到了,我该走了,你也不是适合留在这里的人,下次见面哦,老韩。“

”或者该说……小韩?“

………………………………

………………

……

——韩文清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那里的,甚至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都从未想起此事,直至命运来临的前夕,他才忽然发现,这场短暂又难以理解的对话,并不是毫无意义的。

评论(10)
热度(11)

© 妖凌狂涡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