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通食,不混圈子,对很多事物都有两面性观点,但做事时一般则根据当前立场行动。
感冒之神附体,每天忙着睡觉,爱好可能是做一个失踪人口吧。

【史上最强小学生】我就是冒出来表示一下我还活着……

#我就是证明一下我还活着……咦这台词怎么那么耳熟我是不是说过好几次了(你滚(。
【那你为什么不更新】
#史上最强小学生嘛……前身是DCZLD的鼠绘动画= =,原名是红领巾与王小明,不过我觉得用这个做标题更好,所以就把官方第二标题标上了,已动画化,而且动画素质个人觉得在国产里算是挺高的,地址在这边,大家可以自己去围观一下——http://www.acfun.tv/v/ac1631466
#219176498……一个专业的安利群,安利范围有起点小说、耽美小说、小黄文,国之将亡遍地舰娘、氪不改命非洲审神……具体范围看活跃的人来算吧。

【【【于是接下来是第一季动画的部分动画改小说,发出来求抽打啊不然我写不完了_(:з」∠)_。】】】

——————————————

这是我住的地方——又脏又乱,还经常停电。

这是我上学的必经之路——没有红绿灯,我每天都要从这里走……

……有时候也是跑着的,因为要迟到了。

耀眼的辉光从高空斜着散下,鸽子们则落在电线杆上叽叽喳喳,水塔向阳的一面光亮,向阴的一面多云。

踏、踏、踏、踏。

前方就是圆明园西路小学,红旗在教学楼前飘扬,陆陆续续有学生从校门走进学校,校内的广播系统在播音,内容是听了不知多少遍的“各班班长请注意,七点半到操场集合……”。

王小明看到跑过来的我,不由得“额”了一声,而我跑得太快,实在是太累,跑到他面前时第一件事并不是打招呼之类的,而是把手撑到膝盖上喘了一口气,才抬起头说:“王小明…我没带红领巾,你的借我吧!”

王小明还是一副没反应过来的样子,只来得及“啊(第一声)”了一声,动作都没变一下地就被我从脖子上抽下了红领巾,又在我戴好红领巾雀跃着冲向校门时再次迟钝了许久地“啊(第四声)”了一下。

直到我踩点冲进了校门,王小明还是呆立在那里,这个季节渐起的秋风吹起一片没被环卫工人扫掉的枯黄落叶,萧瑟地从他面前刮卷而过。


刚才借我红领巾的好心同学叫王小明,他是这学期才转来的,不怎么起眼,和我是朋友……因为是朋友,所以他的东西就是我的东西。

走廊里,预备铃响了起来。

“出(cu)大事了!我昨天看电视(si)剧(zu)过头了,数(su)学作业一个字都没动!”

我抬头说:“我还有一点写完,一会给你传过去吧。”

“诶嘿,救了大命了!…哎,昨天的电视(si)你看了么……”

和我说话这个人叫郑小义,他学习不好,品德败坏,偷奸耍滑,无恶不作,但是他家里有钱,叔叔是附近有名的大流氓,姥姥又是校长……所以,我和他是好朋友。

余夏的蝉鸣依旧响得鲜明,我在草稿纸上不停地打着草稿,却不知道怎么写下去,正想唉声叹气,却听到了翻书声,同桌递过《大演算》,笑着说:“给你,作业又没写吧,不要抄得一样啊。”

这个,是张晓红,是我的同桌,长得很漂亮,不爱说话,听说家里很穷,我借给郑小义的作业,都是先从她这里抄来的。


值日生把讲台黑板和教学用具整理得很干净,粉笔盒子惯例地放在讲台的右上角,来上课的老师把课案板放在讲台正中,写好几乎惯例性的“虎头猪肚豹尾巴”,开始批评起来:“上次的作文我看了,有的同学不使用学到的词句,根本没有描写心理斗争的过程。”

她抬起手来微弯着食指指向我们:“你们的脑海中要时刻都有两个小人在打架,最终好的小人打败坏的小人。有的同学的作文根本没有这个历程,这样就是不服从集体,不把集体放心上,给集体抹黑!”说着把手掌张开,重重地拍向了讲台,继续批评着,“……”

她是我们班的班主任,语文老师,她喜欢把劳动课、社会课、科技课、品德课、手工课都改成语文课,因为校长把所有漂亮女老师的工资都给降低了,所以我们班主任的工资是全校最高的。

………………待续。

评论
热度(1)

© 妖凌狂涡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