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通食,不混圈子,对很多事物都有两面性观点,但做事时一般则根据当前立场行动。
感冒之神附体,每天忙着睡觉,爱好可能是做一个失踪人口吧。

修二代的幻想乡随笔

没想好怎么写,就随便搞搞。

官方都没粮了,混同怎么可能有粮呢,当然是自己写啦……

——————————————

1_一张门票

事情还要从我在汤圆秘境获得的汤圆说起,随着小随的不断努力,我的沙冰秘境虽然还是个雏形中的雏形,但小汤圆们似乎已经积累了一些秘境间的人际关系。

就比如说,今天我收到了一张秘境门票。

收到秘境通行证这种事情并不罕见,有的时候门票是秘境主动发的,有的时候是秘境中的定居者的邀请,还有的时候是秘境需要特定的人,然后顺手就把修士从主世界捞进了自己的地盘,总之秘境门票确实是一种说常有比较稀见,但说稀见又不至于的东西。

“你看,这是一种典型的门派弟子的想法,秘境门票很常见?啧,很多散修筑基后期之前根本都没有去秘境的机会。”

“这不得怪散修联盟那帮人吗?再说了,养蛊池算不算秘境?游隙秘境算不算秘境?不敢用命去博修为就直说。”

“这能是一回事吗?”

“这怎么不能是一回事了?”

“沙专讨论问题就这点不好,讨论什么都有人杠个不停……之前我们在聊什么来着?”

在聊我收到门票的那个秘境。

是的,这个秘境不仅我没有接触过,连云霞宗的藏书阁也没有资料,总是打扰其他大能或者去别人家藏书阁不是个事,至于老爹我也已经去问过了,但他既没有好奇也没有表态,看来是不反对我把这事摊开来说的样子,而且这次也不是有人直接到云霞宗门口把我绑走,包括大师兄在内的一众长辈们脸色都还不错。

“所以你决定要去这个秘境了吗?”大师兄问我。

我:“是挺想去的,因为难得有秘境直接联系小汤圆请我过去,而且上次老爹也让我坚定内心。”

大师兄:“是什么让你对这个秘境那么有信心?”

我:“这个秘境里有人,而且秘境和汤圆秘境——不是我小汤圆的那个承诺了进去之后和主世界的联系也不会断开,这意味着我出了什么问题我爹都来得及救我,他之前看过门票了。”

“所以说小少爷就是个没断奶的孩子,都金丹了,还和筑基期一样只会依赖别人。”

“真酸,想想也是,有个化神期的爹,谁还想断奶。”

我:“所以,我是去好呢,还是不去好呢?”

大师兄:“主要还是取决于你本人的意愿,修士的事还是要靠自己来决定,以免事后后悔或者遗憾,这份通行证也没有时间限制,你大可以慢慢思考是不是要去或者不去,就像你平时那样。”

……结果大师兄话音刚落,我手上那份形似符纸的秘境门票上就突然多出来了一个倒计时。

我:“看来不去也得去了。”

大师兄:“去吧,保持联系。”

*

进入万欣秘境是被万欣花瓣包裹着传送,进入玉和秘境则要靠邀请函来敲门,进入火球莲秘境要先把自己糊上包裹着火球莲的水球膜……各个秘境的进入方式都有所不同,但其实关键和最关键的一点都是被邀请者需要和秘境产生联系,这样秘境才能将被邀请者顺利地拉入秘境。

这个未知秘境的邀请也不外如是,在我稍稍输入一些灵力激活邀请函之后,这张通行证就从我手中飘起,轻快地绕着我飞了一圈,我便和主世界的联系一下子减淡了,一条林间的道路逐渐浮现在我面前。

期间我一让二毛在我的身周进行拍摄,面向沙专开放我的直播,信号很好,完全没有任何收到干扰或者中断的迹象。

评论(4)
热度(5)

© 荒原定居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