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通食,不混圈子,对很多事物都有两面性观点,但做事时一般则根据当前立场行动。
感冒之神附体,每天忙着睡觉,爱好可能是做一个失踪人口吧。

【韩叶】Into the labyrinth Ⅲ 7-8

#欧美三大梗中的BDSM梗,支配与服从设定延伸文,关系细节B/D、D/S为主,S/M为辅,刺客信条AU,可能黑化有虐,慎入,详细说明以及上一节更新请善用归档功能或者博客内TAG索引查阅,BDSM把握尺度略显困难,若OOC严重请评论留言告知,会尽快修改。
#啊,那啥,一不小心就陷入了查资料的漩涡呢……我这种英语成绩只能拿三分之一的渣渣,刷英文wiki简直……所以关于传说中的第九节什么时候掉落的问题= =+……你,懂的。
#你听说过疯狂的硬盘/极光骇客/骇客/间客/天擎/黑客江湖……么?好吧我承认这次是黑客文专场……等等列表中出了一个叛徒的……至于哪个不对可以到219176498安利群来问(住手)。
【本次列表由云落提供】
——————————————
Lost Fragment:Seven

所谓真实是什么,是一件很难定义的事情,更别提追究到底是什么了,Matrix是一个盒子,那么脱离我们所认为的虚幻之后,是否就是众人所期待的那个真实呢?而这就是真实么?
同理,产生认知误差的个体所认为的世界对其世界观而言自然也是正确的世界,而从自以为正常的我们所认知的世界真实又真的是所有存在的真实么?当你以区分出来的某个定义为界定去衡量一切的时候,十有八九你就已经错误了,我们为某个事物划上界定而不自知时,当然就已经错误了。
——欺骗我们的人本来就是自己,是同类。
叶修从瞭望点上跳下,或者应该是说他的先祖跳下,黄昏时刻,橙红的光在建筑上模糊开——可以形容是温暖也可以形容是如血,就看个人的心情,人所感知的永远不是全部——附近屋顶的鸽子惊掠而起,灰色或者白色的羽毛从其纯色的羽翼上剥离下来,散落在空气里。
叶修几乎以为他能握住一片,而实际上他确实也抓住了一片,只是下一刻手向后展做出信仰之跃的标准动作时又下意识地松手,片羽飘飞出去,但已经不再和它“族群”的同类轨迹一般,孤零零地换了另一种节奏凋落。
从稻草堆里爬出来,踏上石板小径,街道的景色高速来临交错又消失在眼角余光,给人飞起来的错觉和眩晕的质感,三步两步蹬脚爬上长了杂草的墙头,然后很快跳下接着冲击力前跳再次奔跑,风声始终充盈在耳际,心跳声不知不觉就越发明显。
用勾索搭上花架,攀爬后借腰力拧动身体,登上烟台,踏过搭绳,沿着设计好的墙垣贴壁而过,从雕塑装饰机关里抽出预先藏好的钥匙,再借着人流的掩护由暗巷回到街道。
刺客整理了一下他的兜帽,检查了完全没用到的袖刃,把破刃短刀别好,慢慢踱步走向刺客据点。
钟声从不知所起处响起,回荡,却突然从清韵转为浑浊,忽远忽近,嘈杂起来,逼迫心跳一起同步着紊乱,耳膜似乎要被这击穿,头疼欲裂,下意识地握住拳头,指甲抠到掌心里,似乎呼吸不到空气,眼前一片血红之余似乎还有日光透过三菱镜之后折射出的绚丽光芒,灼烧呼吸,肺部根本感受不到新鲜空气的补足,站立不稳,巨大的力量压迫着人跪下。

——是逝血效应。

——————————————
Lost Fragment:Eight

因为蒙上眼睛的关系,叶修始终以比韩文清落后半个的姿势走着,当然这之间他一直都和韩文清牵着手,或者说,他一直被韩文清牵着手,手心对着手心,手指扣着手指,甚至叶修还用小指摩挲韩文清小指,只是这座别墅的主人对此毫无回应,但相对应的是也没有任何拒绝。
对他们这类经过各种特殊训练的人来说,蒙上眼睛即使谈不上毫无作用,至少也可以算是做了大半的无用功,在某些特定环境下,掘弃视力反而能使其他感官变得敏锐,获取到更多的有用信息, 而这种意识与身体同在,自然在这种时候也不会消失。
月桂的香气早在蒙上眼带之前就已经在室内消散无迹,薰衣草却丝丝缕缕地在鼻翼弥散,有轻微地风,来向同去向般衰弱紊乱,但草本植物的香气确实籍由它带来……看来这别墅之中或许会有不小的院庭,引得来去自由的以太精灵也不得不赶来填满这个空缺。
此外湿度也证明着这一切,迷城的绿化程度不可谓不高,也有着夜间来自临近海洋的向压风补充,可是迷城并没有穿过它的动脉型运河,日间和所有高度现代化结构的城市一样干燥……但这栋别墅是湿润又不阴湿的,进入这里之后叶修甚至并没有因为嘴唇干滞舔过任何一次——当然你觉得这是因为他那谈判专家的身份或者他并没有说多少话也可以的,这没有任何问题。

路程中有一些门被打开,有一些门被关上,有的仅仅是打开,有的仅仅是关上,或者根本无法推测是有门或者无门甚至只是通道,可能有担任侍者的人员在前方开路,或者是机械控制关闭,简单地认为或者以为这只是个老旧却保养得体的别墅,未免也太过天真。
能确定的只有一点,大多数地方都是足够两个体型标准的成年人——备注:男性——同时通过而不显得拥挤,因为韩文清就真的一直没有松开过手,其中包括了两次不知道如何运作的电梯,悬停得实在太稳,感觉上应该还有设计时特意加入的模糊启动因素设置,从失重感来判断是不可取的。
……看来这些通道还会运送一些特定的物资。
在某个不明显的声音之后,韩文清终于停下了脚步,松开叶修的手,从侧身方向抬手为服从者取下了扣在他眼前的束带,而服从者眯了眯眼来适应有一会没能感受到的光芒。
以叶修作为狙击手身份的优秀观察力,他很快地判断出这是一间书房,至少表面是,几排和别墅历史一般相符的高大木质书柜,整齐地排布放置了各类书籍和档案袋、文案夹,老板椅前宽大办公桌上有一盏复古的垂苏台灯,桌角放着金融期刊和几个做成载具外观的金属台件。
——————————————
关于逝血效应……我就是觉得流血效应、出血效应之类的传统翻译不够酷炫罢了,然后就自己折腾了一个。
而且说点个人感觉,这个自主翻译还挺合适的,因为Bleeding Effect说实在也不是真正的流失/受伤,反而是指基因记忆提取过度和被个体本身记忆混乱的症状,这难道不是逝去的前辈的遗传血脉致使的结果吗?
(最近写文言文翻译写得有点多,我没吃药别打我!!)

评论(3)
热度(16)

© 妖凌狂涡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