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通食,不混圈子,对很多事物都有两面性观点,但做事时一般则根据当前立场行动。
感冒之神附体,每天忙着睡觉,爱好可能是做一个失踪人口吧。

【韩叶韩】ABO-AA-滞留-(几来着……orz)

#鉴于明天要去漫展玩,以防来信砍所以把存货丢出来……对,真的是存货,一直在修修修砍细节,最近废话超多,多得我想起我还有某架空KUSO文的冷没填……我是不是该去填一下那边的坑?
#单页比例40%……其实算上砍掉的部分应该有30%每页的……目测下一章继续那么短小,前两章叶修视角到之后整理时会做两个版本,一个是和现在差不多但是视角每两章同视角章节合在一起的,一个是视角会交替更换的章节版本……反正真做出来了都会放到@只有路痴才看得到我 那个整理专用子博客那里。
#全职看完觉得无聊了吗?客观你需要惊悚乐园/永夜君王/量子神格/首席御医/我意逍遥的安利吗?219176498……安利群,一秒解决书荒,你值得拥有!!!
(另:首席御医和我意逍遥恢复更新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吧?)
——————————————
韩文清比叶修更早一些发现那些细微的变化。
原因说来有点可笑,霸图这么多年下来一直都是职业圈里最注重选手身体状况的俱乐部,小到热气起痘,大到坐骨神经痛,乃至于一些不适合公开的个人隐私,都有內聘医师和固定联络的专业机构可以咨询治疗。但这个问题,也是到了每个季度一次的例检,才被暴露于天日之下。
和Beta不同,Alpha和Omega选手会比Beta们受到更多的因素影响,而这样的因素除却体质优势本身造成的五感敏锐,还有可能被自身外因素引发的激素问题,所以每次到了例行的季度检查,韩文清都会比其他选手多一样检查:血检。
把有检查项的科室上上下下几层楼跑了一轮,最后韩文清才去了需要较长化验分析时间的内分泌科,而医疗机构里负责霸图项目的主治医师恰好也才从带着化验处拿到的化验单回科室门口,两人寒暄了一句才进门。
坐下来说血检分析时医生的态度和平时没有什么不同,条条理理,处处都对,一边说着还一边抽了张纸记一点细碎的医嘱,等下方便给人带回去看,不说别的,光凭这种良好又专业的服务态度,这家机构就值得霸图每年签约支付的资金,但不知由何而来的,韩文清总觉得医生的语气里带了点狭促。
立式风扇运转起来没有太大的噪音,在午后甚至显得像另一种规律化的安静,送风不大,连夹在档案袋堆里A4纸的一角都吹不起抖动,但这点凉意并不足以驱走人心底的烦躁,反而像是什么藏在重重遮掩之下的谜底快要被揭开之前的预告,因为时间太短显得突兀又可笑,措手不及。
“……你终于有标记对象了?虽然标记程度不是很深,那我是不是可以减少你的抑制剂用量了,你也知道的,除开这个是处方药不提,对电竞行业而言抑制剂使用过多也会影响操作精度吧,毕竟性激素永远是对身体影响最大的激素类型……”
医生手里的钢笔在那张备注纸上不住地划动,流畅地写出一行行备注,算不上太工整,但比起一般药单处方上的那种“草书”,这张上的字普通人绝对看得懂,平时韩文清还有心情看看医生写出来的字,现在却完全看不下去,伸出了手在桌子另一边低头的医生视线范围内轻轻拍了拍桌子——:

“我没有标记对象。”

场面静了下来,医生没再说什么,手里的笔也是顿住没再把之前说的写下去,而是轻巧地一划删掉刚起头的一句。
基于对选手隐私安全的保护,俱乐部和医疗机构的商业合同里明确地规定了诸多不允许对外透露选手个人信息的条例,甚至交流对话时也不允许太过随意,毕竟无意比有意难防得多。
当然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口头说说不是什么大事,医生重新组织了一下思路和语言,说了点场面话就算把这事揭过了,接下来说的就真的和平时没什么区别了,不过他还是着重提了一点:
“标记都是双向的,你处理好了么?”
说完这句话之后,医生照例开出了处方,内容和往常一样没有任何使用药剂或剂量的变动,从这名医生的个人角度出发,他并不算老,为人也并不固朽,某些无关紧要的细节,他比较愿意帮助一下韩文清,标记并不是玩笑的事,职业选手很快就会发现这不容改变。

去药房付费取了抑制剂和一些其他常规的护理用药品,韩文清从停车场取了自己的车,一路开回俱乐部,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有什么变化,但是他心底其实已经乱了,某些过于鲜明的记忆不需要刻意回想,一被触及便根本无法抑制地被从脑海深处翻找出来。
如果说叶修还可以用药物为借口打断思路阻止自己的思考,韩文清却是全程清醒的,一切都出自主意识的选择,所以整个过程就清晰地过分,痛苦又迷乱的姿态,细碎又难掩的喘息,回想起的时候甚至给人似乎仅仅只是眨眼前发生般的错觉,黏腻而流畅的腰线,柔软而切实的肌肉,余温还在手指指腹间残留,就好像上一刻才松开那样。
思路混淆着像是一团纠结在一起的乱麻,揪不到头也找不到尾,要说有什么值得庆幸的,大概也正是因为实在是太过谵诡不应,连思考的余地都难以自容,乱得难以深入思考,难以直观的窥视自身意念,反而得以不思不乱,不扰不忧。
但真能这样就好了。
——————————————
……那啥,我去的不是CP14啦,是绿都南宁YX(是这个名字么?)同人展,目测早上五点从郊区学校爬起来坐车去会展中心……
众所周知,绿都漫展人山人海,购票队列和入场队列是分开排的,而我……很惨烈地没有票,那么早起来当然是为了……排队买票,明天如果看到有人自带红黄蓝三色折叠凳蹲地上撸着HTC或者诺基亚还背个自带粉红色哲♂学三心徽章破了洞的浅灰绿色帆布包………………一脸民工样的家伙肯定是我。
……不过说那么细有什么用啊,除了我妈可能来会展喊我回家吃饭以外也没人找我啊orz。

评论(4)
热度(24)

© 妖凌狂涡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