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通食,不混圈子,对很多事物都有两面性观点,但做事时一般则根据当前立场行动。
感冒之神附体,每天忙着睡觉,爱好可能是做一个失踪人口吧。

【韩叶韩】占有欲 2

#被三河太太虐到所以把上次风头干掉的R16放出来,后面补的20%内容貌似有很多人没看到过的样子呢。
#文章单页比例是20%……啊,统计了一下发现我的更文单页比例一般在16%~28%单页浮动。
#219176498……例行帮安利群腿广告………………人生啊…………
——————————————
现在叶修有点后悔他在网吧闲着没事扯的那一句话了,指不定韩文清真属狗,要不然现在怎么下口下得那么狠?
咬的,真的是咬的,多少顾虑了叶修现在的工作生活情况没从脖子咬起,但锁骨开始往下就是一片红痕,一层层地叠在一起,没有咬穿,但痛感实打实地滞留下来,越是不想在意就越是忍不住在意,然后触觉感官反馈的感觉就越鲜明,鲜明到再也忽视不了。
就算看不到韩文清身体盖住的地方叶修也知道,那里绝对淤青了,某个人就和拆开了什么封印似地,不单是皮肉,乃至于骨头都被叼起斯磨,用最尖的虎牙咬上,扣住,然后钉在那里不住钻压,极痛可是又不会伤到,但光是这样就足够令人难耐。
“韩文清,你想干嘛!”叶修不是没有挣扎,而是从韩文清把他一把搂住地那个时候就开始手脚并用地在床上倒腾起来,他还没想好,真的,无论如何他都暂时还不想做到这个地步,不是没考虑就那么走下去,他当年十五岁能敢于离家出走没打算回去,那么现在自然也一样敢于公开出柜过下去,可是韩文清……行么?
叶修不是不信他不行,那可是韩文清,永远都一如既往强势的韩文清,但人世又有那么多繁华,那么多牵挂,自己知道自己是个双,不直,可是不知道被吸引过来的人是不是也是不直,如果是被掰弯的,哪怕是无意识下地,叶修也无法容忍这样的事情。他不是对韩文清生气,他是对自己生气,这一误,若是真误了,可就是一生的事,没有人能只为了自己就应该去牺牲别人的幸福。
“干死你。”唾液流得到处都是,房间内的暖气原来只有中央空调的一点,远不够让人觉得暖和,顶多不太冷的程度,而他们进来也不过洗了个澡的功夫,再磨叽也不会太久,调高了的室内空调还来不及让房间变暖,叶修现在是真觉得冷,空气里的寒意一点点带走另一个人留在他身上的暖意,然后让冰凉下来的水体提醒他床上的另一个人在做什么。
“你让我以后去你们霸图主场时怎么直视你们的粉丝……啧——!韩文清你疯啦?”被子早在叶修自己滚床那阵就落到了一边,这会也不好拿回来,刚才洗完澡出来偷懒直接穿浴袍实在是个坏主意,但他也没有其他的换洗衣服可以穿,这次临时出来叶修就只当是例行的盖被睡觉,后知后觉才发现他刚才的举动就是作死,纯的。
韩文清自第七赛季的夏休后已经很久没有见叶修了,嘉世出了什么情况就算不去刻意了解,只要在这个圈子里都会不可避免的知道一些。何况他本来就在乎叶修,作为恋人他对叶修的占有欲比谁都强,可偏偏就是这样他也才从不对叶修做限制,他一直都知道叶修那一身的傲骨纵使削至嶙峋亦然绝不俾薄,所以他信他,舍不得折了他的翼伤了他的心,舍得放手让叶修去做自己要做的一切。
可有时候韩文清也忍受不了,这样的恋爱过程实在是太过曲折,叶修不肯做,他也不可能硬逼着做,这时候往往只能是他打飞的千里遥遥地来H市见某人一面,约出来纯盖被聊天地一晚,几乎像是约炮,又根本来不上一发,走的时候觉得心累,可是不来的话牵挂着更累。韩文清知道叶修也这样。
没有人是真正的铁石心肠,只是软弱的那一面十有八九是不足以为人道,或者不足以为人知的。
痛还在持续,叶修也不打算拦着韩文清了,这次确实有点过,他意外退役了多少是应该说一声的,可是事发突然,心下也乱,错过了第一时间说,有些话就没有意义了,反而像是在遮遮掩掩什么,还不如不说……他是该对韩文清好一点的,不为别的什么,就当是为了自己也好。
所以等韩文清又往下移了一点,估摸着这时候把手曲着也不消太难受,叶修就把手抚到了韩文清头上,韩文清其实发质多少偏软,就算不太长摸起来也不扎人。
在这个联盟普遍商业化的时代,即使是霸图也不可能规避一些事的,这两年配合商业宣传,韩文清的发型也做了调整,十年前打黑赛时的板寸早就在有全明星那一年就改了,现在刘海更加偏长,当然不同于周泽楷、王杰希之类做出来就是为了宣传的发型,但最长的一从也快抵了眉鞘,二十多正是年轻气盛,可是在这个圈子里你就是该成熟了。
然后叶修就一下下地摸着,韩文清也就一下下地做着自己刚才就在做的事,心有猛虎,难得细嗅蔷薇,洗澡时宾馆提供的丁兰香沐浴液的牵倦香气又浮氲起来,随着空调开高之后来得有点迟的回暖。
无人作声,只有水声隐约,叶修之前是忍痛,现在起忍笑,他想到韩文清现在正舔咬着他就想笑,痛习惯了好忍,可笑就不一定,有些人生下来根骨里就带了倔强,韩文清看似狂蛮,实质上却是个算的上冷静的人,一行一举向来在理,他想必早就定下来了要做,或许不是这时,但叶修知道自己跑不了,也没打算跑,不过是手下败将而已,何足挂齿,但韩文清就那么按部就班地做,他还是……想延迟一点。
“那也得等你回来才行。”
回答的间隔实在太长,叶修听到时几乎以为是错觉,被啃咬实在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但暗示已经足够使身体隐约发热,勉强把喘息压抑在喉咙里不露出来,张口却发不出声音。
脚一蹬床单,叶修想从韩文清身下出来,可却又被某人动作敏捷地伸手拉回去往腰侧啃了一口,执行了一半的逃脱动作瞬间被强制取消,痛和痒一起往上冒,眼角一酸,泪腺的闸门就关不住了,分泌的泪水流到嘴里全是苦咸滋味。
“别想跑。”
韩文清又冒了一句话出来。
“我没跑……我说别做了成不成,我没想好。”
叶修怕痒,但刚才被往腰那一口搞得哭出来其实他自己也没料到,韩文清知道他不喜欢被碰到那里,所以平时不会动到那里太多,连环个腰搂住叶修时也会尽量抬高手往胸下靠,就是为了让叶修不难受,而这个细节叶修只提过一次,也就是他们一起外出约会的第一次,但韩文清自那次之后就记得了,无论多久没见面还是什么情绪不稳的情况都没有忘记过。
韩文清内里和个人外表完全不搭的温柔细心,是维持了两人那么久恋人关系的关键,也是让叶修犹豫了那么久却没有肯进行下一步的关键,现实永远比想象的更残酷,而当你选择了一条与其他人不同的道路时,你就会面临更多的指责与难堪,可你只能一个人,一个人地在这条路上艰难跋涉,遇到的人大多会离开,留下来的也不一定是你所希望选择的那个。
“我受不了。”
没有参杂太多的语气和情绪,韩文清只是用陈述句来说明事实,对于他而言,越是得不到就越是渴望得到,一如冠军,一如叶修,这个家伙甚至比冠军还要难以得到,韩文清对于自己、对于霸图都充满了信心,但偶尔,他会因为叶修而力不从心,在漫长的追逐之下,纵使相伴相行,也忍不住觉得疲惫。
“可是,我也………………”
话声刚一出口,叶修就觉得哪里不太对,并不是语言,而是出于对什么危险的预感。
韩文清猛地抬手,把手掌架到了叶修的勃颈两侧,大拇指和其余四指分开,压到锁骨中轴两侧,用力不大,但气管和血管同时分布在此处,痛苦的骤浪和窒息的错觉几乎是一瞬间就席卷了被压制者的大脑。
然后是借机欺身地一抵,身压身,腿压腿,韩文清稍稍减少了手上的力道,却并不松开,而是借着姿势,吻了吻叶修的侧脸,靠近耳边,说:
——————“我不想听。”
潜台词是你别说,说了我也不听。
——————————————
刚才在几个群里说好的睡觉呢……orz

评论(10)
热度(39)

© 妖凌狂涡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