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通食,不混圈子,对很多事物都有两面性观点,但做事时一般则根据当前立场行动。
感冒之神附体,每天忙着睡觉,爱好可能是做一个失踪人口吧。

【韩叶韩】ABO-AA-滞留Ⅱ 1.5

#实际上前一章本来就打算是写到这里的,只是我觉得卡到那个结尾比较舒服所以才那样卡住的……咳。
#我是个理科生……我理科里生物学得最好……我这次考试生物成绩最高……意味深长。
#219176498……老规矩安利群要肉或者私信邮箱,另外请务必说明你要的是什么,因为我什么都吃所以发错的话……怪我咯。
——————————————
花洒并没有关上,叶修的动作却一下僵住了。
他的手还捂在额际,力道温和的水流把贴附在偏长头发上的泡沫冲走,少量顺着脊线往下滑,更多则因为姿势的缘故流到了脸侧,叶修下意识地在水流到眼睛之前闭上了眼,但还是措不及防地被渗进了一点,又是难受的凉辣。
闭着眼地往后退开两步避开水流的位置,抓过放在洗衣机上的毛巾,低着头就往眼睛擦,视野里黑色与黄色被动作交织,几乎有踉跄间被人用力推阻往向深渊的错觉,而思维也亦然,转向某个一旦察觉就无法逃离的深渊之后,一切都变得糟糕了。
他是一个Alpha,而他并没有Omega,乃至于他唯一一次有可能造成标记的事情也不过发生在几个月前——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了,即使这种可能再不可能,在排除了所有几率之后就是唯一的可能,哪怕这从科学角度而言根本就不合理。
实在是太过糟糕。
叶修宿舍的配置和别的队员是一样的,都是单人间,有钱造得了三米的层高,那地坪自然更优先解决,不算大也不算小,包上厕所和小阳台二十平有余,开着灯的时候不显大,关了灯一个人时就会觉得空,不知道当初是怎么考虑的,隔音效果也好,一扇门似乎就能隔开两个世界。
窗帘拉上了,入门处顶灯开关的荧光贴散发着淡淡的幽绿,床头灯的小黄灯泡用久了不是很亮,叶修在宿舍要么用着电脑打荣耀看视频,要么开着大灯做战术资料整理,要么直接洗澡刷牙睡觉,也很少会做睡前看杂志书籍的事,再说那么多年下来不用手机也习惯了,台灯实在用得是少,前两年从淘宝买来时配的灯泡都没用完。
但终究是黯淡了。
什么声音也没有,闭上眼只能看到脉脉深褐色的光,随着呼吸稍稍游弋,不仔细感受地话就发现不了这轻微流动。
无论是潜意识还是表意识,叶修都在有意无意地回避那个几乎同样糟糕,甚至于更加令他难受的夜晚,过程并不是难受的原因,难堪在于心理上的不安定。他放不开,所以之前他就没想,更加没看,把一切掩饰在漠不关心之下。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社会关系,他们这帮第一区出来的其实私下里关系都不错,媒体上是一回事,现实上又是另一回事,韩文清和叶修的交情不开玩笑地说甚至比他们同队的一些人还好,但都是之前的事了,某次之后他们很少联系……或者都不应该算是联系,交流都谈不上,一些俱乐部工作上的公务罢了,比如说商业赛人选之类的。
每个人都在刻意回避,两个人都用这时有点可笑的默契把某件事保密,却掩盖不及本不应该发生的事,始料不及。
这根本不该发生。
人很难嗅到到自己的信息素,更别提察觉某些细微的变化,这一点即使是Alpha也不会例外,何况叶修又从来都是自制力强的那类,即使是易感期也不会轻易散发自己的信息素,这使得他更加地难以察觉到是那里出了问题——现在答案终于揭晓了,却使得他更加难以接受。
也不知道躺了多久,迷迷糊糊睡着又爬起来之后,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也没看时间,套上裤子和T恤叶修就往外走,兜里有钥匙和钱,什么都足够应付。
下楼去了最近爱去的一家小店,点了酸笋猪杂炒河粉不要猪肠,拌了陈醋加了孜然胡椒没选酸椒,吃完之后回俱乐部时路过药店,走出好几步又折回来,终于是选了一瓶喷雾式中和剂,刷医保卡结账,就那么用手握着带了回去,到宿舍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登录了荣耀,在竞技场选了随机队列PVP。
玩到累,没出汗也就不打算再洗澡了,把所有电器关掉,中和剂四处喷了一遍,几乎是刚沾了枕头,叶修就睡着了。

评论
热度(27)

© 妖凌狂涡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