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通食,不混圈子,对很多事物都有两面性观点,但做事时一般则根据当前立场行动。
感冒之神附体,每天忙着睡觉,爱好可能是做一个失踪人口吧。

【叶邱】过去与未来7~10

#越写越长啊啊啊!我还有没有救!怎么一篇肉跑起了剧情啊!要死!
#混站的,业务员的,是……的,不许说出去!(动作宏:迷の颤抖)……尤其是业务员那边,我们中有好几个卧底!!!
#219176498……嗯,请收好我的安利?……这是群号不是吃的,真的,不要咬我!我昨天才一觉睡了一整天不更新,信不信我继续睡!
——————————————
7
吃过午饭,到了一点左右才是漫展人最多的时候,走的早的还没到走的时间,来得晚的也差不多都到了。
会场毕竟是室内,还是需要舞台灯光来进行补光的,两边灯位架的主光大灯打开了,从高处往下打的效果灯也亮起来,音响里放起最近流行曲目的电音版本,侧屏投影掐着时间换了一个倒计时,各项设备一一就位,人潮也往舞台处渐渐汇集。作为站长,即使不是主持人,邱非和夏仲天也还是需要坐到台前的席位去,而驻地那里就交给了秦渔、言成和闻理。
“Mi Do So Do Re So Re Mi Re Mi So Do
3 1 5 1 2 5 2 3 2 3 5 1
Mi Do So Do Re So Re Mi Re Mi So Do
3 1 5 1 2 5 2 3 2 3 5 1
………………
………………”
很温柔的钢琴声,配上极模糊的哼唱,没有歌词,只是曲调太过熟悉,邱非又是乐感不错的,他也没唱出歌词,而是把曲谱唱了出来,随着那极慢极慢的曲调,和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加到乐声里的爵士节拍。
效果灯四处漫射,并不局限于舞台及四周,而是整个场馆,暖黄色的,冰蓝色的,橘红色的,松绿色的,整体上而言还是暖色系的主打,但冷色系也是很漂亮的吊坠,它们划过钢构的天顶,路过摊位的海报,落在拍照的Coser身上,穿到注视着它们的人的心里。
邱非渐渐拍起了手,并不用力,掌心在合上时也不怎么扣起,反而是手指滴滴答答地互相搭上又分开,场馆其实很吵闹,他自己听不清那么细微又模糊的声音,只是以前自己在机房独处时也那么做过,所以那点空响般的声音也就一如那时般回响在耳边,像是叶修用指甲轻轻击打桌面一样。
8
楼道有点狭隘,不过也是没办法的事,这个小区建了也有十来年了,住在这里的人十之八九比这个小区年龄大,留下来的都是老人,他们的后辈早已搬出这里,而来这里租房的人也待不了几年就会走,第一这里在市中心,上下班方便但房租也升得快,然后就是环境差。
其实也不差啦,夜灯透过特意砌出来的镂花砖格子泻进来,楼梯间两角一边有破了的老藤椅,一边有要拿去丢却总忘了拿的旧灯管,藤椅左边楼上老太久不久会带了抹布下来细心地擦,灯管右边中年的居家好男人提着好几大袋采买路过时也会嘀咕句诶哟又忘了这茬,都只是家里容不下了不得不放出来。
有时候是真没地方放,有时候是没有容身之处,你心里没崩坏的地方指不定就是别人觉得没必要的地方,巴不得快点坏掉,于是就只能借着哪里空闲的地方喘息一下,能过下去的就凑合着过,而留不下来的就只能舍掉,人难道还要被活生生拖死吗?
指不定还真有。
邱非被叶修领着小心翼翼地上了楼。老楼盘嘛,设计时也不知道是为了省钱还是设计观念还是别的什么,不是砖石水泥结构而是预制板的,声音一大,楼上不一定但楼下妥妥听得见,这楼梯间的隔断更加,东西碰倒了声音一出,上下整栋的人都听得见。
在金色的夜灯和墨染的冥黑里,叶修半开玩笑半认真的低声说,如果真的折腾出声音,别的不说,就三楼那家……对,是我楼下那户……绝对会提着菜刀上来和你谈人生,然后叶修轻轻地吸了口烟,火星不瘟不火地往后燃烧一节,又居高临下地吐出烟,把烟喷在听了言说有点惊奇的邱非脸上。
逗你的,别太放心上……不过大晚上的还是安静的好。
9
宅,到底什么是宅?
“战斗格式……诶,都那么熟了我就直接叫你邱非吧;邱非既然你以后愿意来做这个,那我也不兜来兜去太多,早先和秋木苏打算搞个网站玩玩时,我们想的真的是ACFun,前三字母大写的,怎么说也是天下漫友是一家嘛……但我觉得不应该只是这样,我想试试……更多的。”
因为好奇,所以想去了解,一旦了解,就更加想深入。
灯管边上似乎有张蜘蛛网,屏幕上放着最终鬼畜蓝蓝路,功放开得比较小,木制的长靠背椅和整体房间整体不怎么搭配,服务器堆在墙角,排插的线从房壁插座一路爬过来,接上路由器、主机和显示器插头,又连上另一个插座,往饭桌那块过去,说不定是用来接电磁炉打火锅的。
叶修用马克杯装了水端过来,一个是红橙条纹,一个是红白条纹,红橙的给了自己,红白的给了邱非,附加句调侃,为什么没有最终鬼畜红白呢?如果是红白的话做个这样的视频也不错呀。
邱非喝了一口,是温水,稍微偏热的那种,正好驱散了一路上的寒意,他笑笑,也回了一句,因为原曲是最终鬼畜妹嘛,我MMD玩得不好,不过估计再过几年就会有人折腾这个出来了……兴许最终鬼畜一叶知秋也可以有啊。
“我倒是无所谓,可就怕到时候没人那么来折腾我啦,”语气一如既往的平淡里掺了点嘲讽,叶修垂了眉眼看屏幕,打开服务器后台控制软件给邱非看服务器记录,早先八九个月之前他也给邱非看过后台记录,不过那时给的是截图,千山万水远着呢,真人PK也PK不到。
界面很简陋,要拿什么来比喻的话大概就是和win98效仿,首当其冲的就是宽带流量,接下来是来访IP记录,然后各个分区访问比例、网站负载情况、今日新增页面登记………………软件还是八九个月前的同一个软件,数据却大大不相同,有些甚至到了多几个零在最后的程度,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怕纯数据直观不足,叶修还开图表软件快速输出了个折线图,他实在是没有往自己写的后台监控软件里折腾太多功能,作为一个野生的技术宅出身,他习惯了最简单的界面和最好用的编程。那条红色的折线在白色的底面上一路升腾,越飞越高,到最后甚至中途消失一段,又在最上方一条一条地加起比前一条更高的空中楼阁,要冲破什么一样。
确实有什么要被冲破了。
“网站宽带和服务器载荷……真的还撑得住么?”
10
早先AcFun人气不是太盛的时候,还叫叶秋的叶修,是个颇有点无聊的人,而这个无聊就体现在了服务器上。
当你有了独立光纤,当你有了高配主机,当你有了…………有没有钱没太大关系,但作为一个宅男,有些事情是时候玩玩了——比如说开了高效效果的网络游戏,显卡乃至于CPU杀手的单机游戏,能玩的、感兴趣玩的,叶修几乎都下过一遍。反正也没个人管着他,他爱咋咋的,甚至于苏沐橙在时,也会一起来上几盘,谁说妹子就不爱玩游戏了?
但有时候玩得过了点头,占用载荷过大时,游戏这边就会影响到网站那边,例如晚八点黄金时间,JJC的JJC,打本的打本,刷视频的人自然也多,峰值上去了服务器就抽,一抽了页面就刷不出来,页面刷不出来播放器就载入不了,播放器载入不了就看不了视频,看不见视频贴吧就哀嚎一片。
还能怎么着?退游戏保网站平安呗,难道还能把AcFun关了不成?这真不成啊,然后叶修就只能扒拉着早些年自己攒下的那台组装机开着最低配置打男朋友……哦不,战地。
你们知道一台高配主机对于宅男而言是多大的诱惑吗?So Sad,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但其实在上AC的人开始变多之后,叶修就再没有那么去做了,作为网站的管理员,他其实真的挺开心的,别的事情不去做,因为不需要去做,光是看网站的总页面点击率、游客IP访问次数,他就能跟谈了恋爱的小青年似地穷乐呵。
苏沐橙开他玩笑,你这是和AC娘谈恋爱了啊?
那时兴起了拟人,火车拟人啊国家拟人啊,什么都能搞一发拟人,网站也不例外,上AcFun的人做什么的都有,除开做视频的自然也有会画画的,交流群里有熟人开了口问AC要不要也来个拟人,叶修想了想回道说好,也放手让人设计。毕竟他真的没多少艺术细胞,看看AC那个简陋的后台软件就知道,页面前端是给苏沐橙弄的,叶修觉得好用就什么都得。
是啊,我谈恋爱了,和咱们的大AC,佩服吧?
佩服佩服,不过我哥还在的话,你们岂不是互挖墙角了?
……这也倒是。
………………
“怎么说呢?陶轩想要的是宅站,可是我和苏沐秋从最开始考虑的就不完全是只是动漫的宅站。”
“我想要做点更有意义的事。”

评论
热度(12)

© 妖凌狂涡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