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通食,不混圈子,对很多事物都有两面性观点,但做事时一般则根据当前立场行动。
感冒之神附体,每天忙着睡觉,爱好可能是做一个失踪人口吧。

【韩叶韩】理论之一点五

#不是虐文呀……所以谢绝谈人生…………和上一篇一样是奇怪的片段,嗯,也是接上一篇的设定,两篇合起来的单页比例19%,这次的全文比例是70%。
#三次元这几天意外地现充,比如说今天,亲戚拜访、和基友下山口山,等下还要出门压马路……没想到我也有现充的一天……重点是还不是相方让我现充。
#219176498……这个群越来越像丧尸大片之教你如何丧尸了………………
————————————
小叶榕的树荫下是公车站,往左一点是天桥,往右一点是路口,天桥的延长线和路口的延长线互相垂直,而它们自身包含重叠的共同视野区域是这个坐标系的第三象限,没办法,自然市的先天条件本来就有所不足,城市规划没做好的话就更麻烦,有天桥的话就表示了这里要做为城市高速要道考量,可惜旧城区的布局没设计进去,效果适得其反。
城北有家网络公司给霸图安全下了大单,韩文清带着手下的业务员去确定方案,荣耀A座在城南,公司的工作车昨天出了小毛病丢去车行了,打车去的话消费就算公司报销也太不靠谱,一行三个人一总监两技术员就只能去搭公交。
奈何理想太美好现实太骨感,张佳乐一遍遍刷着城市公交的应用,却发现要搭的公交都在千里…哦不,好几站之外,张新杰则是上了某几个技术论坛看今天的科技资讯,只剩韩文清有点焦躁地扫视四周,其实他也没什么事,就是莫名焦虑。
必胜客里高富帅请白富美吃披萨,端了堆得满满地果盘过来炫耀自己练了不知道多久的堆盘手艺;白衫黑裙的OL从写字楼里走出来,往沃尔玛过去不知道准备做些什么;麦当劳甜品站边什么人都有,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杀马特与洗吹剪,甚至还有不知道怎么出现在这里的码农。
…………等等……码农?
是叶修,他的左手里提着半透明的袋子,底下垫着的大约是冰块之类的东西,上面是两杯圣代,一杯草莓的,一杯菠萝的,右手则端了一杯扣了保护盖的雪顶,肘子和腰间夹了个纸袋,也不知道装的是什么。
——而后………………
小男孩的手里拿着一个球,红与蓝的光逐渐微弱下来,然后孩子把手轻巧地松开,球被地心引力吸引着向水磨砖面坠落,遇上缝隙,本来只应该以垂直方向运动的力骤然改变,往地下停车场的出入口狂奔而去。叶修正要走到那里,抬步之间,那个有些透明塑料壳的水球就往他的脚下窜去,正好要踩到的程度,几无可避。
但或许是巧合地一个不稳,叶修的身体重心往后改变了位置,原先前抬的脚步不得不一滞,然后往后倒退了一步。
小球滚了过去,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是因为滚动时的摩擦和遇上阻碍时的反作用力,里面二极管小元件的红蓝灯光又闪烁了起来,孩子蹦跳着冲过去捡。
绿化再好的城市也不是森林,尤其是寸土寸金的市中心,没人在乎什么城市景观不景观的,这里的树比城市其他角落更少,阳光打在仿大理石纹案的砂面砖上,给人更加焦灼的质感。
一辆面包车正在从主干道转向到往荣耀盘座方向的支路,这里的人流量实在是不少,要礼让行人,要规避汽车,大多司机们在这里都会开得慢一点,宁停三分不争一秒,谁都活得不容易,何必给自己找麻烦。司机就那么搭着一边手,扣在车窗边上,扫视着四周的景色。
但事不如人愿,或者按墨菲定律来说,你越是不希望什么发生,什么就会……第二轮,开始。
并不是面包车,而是旁边的一辆SUV,或许是刚洗过不久,深橙棕色的外壳上太阳的光辉一道道划过,然后骤然加速——也不知道到底是司机是新手踩错油门刹车,或者干脆就是所谓的偶然意外,冲向的正是地下停车场的入口,好消息是那里现在没有车要出入,可惜有人……叶修。
雪顶从手里滑了出去,一路抹过的水滴四射着飞出去,大王椰树的茎叶被夏日的暖风吹动,掉下来的褐色牛皮纸纸袋里露出黄色的纸盒一角,是菠萝派,还热着的,叶修爆了个手速抓住前落的雪顶,低身去捡掉出来的派。
韩文清已经冲到了天桥的楼梯上,不过他走的不是阶梯而是侧旁的斜梯,除非是拖动行李或者架着单车,没有人会用到斜度颇大的那里。
只是一步的距离,SUV和叶修擦身而过,直直撞到安全栏上,那杆金属扭曲着,但SUV终于是停了下来,车头变形了,安全气囊弹出来护住了司机,物业保安从保安亭里冲了出来,除开场面惨烈,没人受伤。
然后是,第三轮。
工地安全其实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相较于利益而言。毛竹杆搭的工程架,挂在钉子上的水泥桶,浅黄色的薄壳安全帽,深绿色的外覆膜,泥沙时不时从半空落下来,叮叮当当的声音从建筑内部传出去,路人自觉远离,物业概不负责。
叶修似乎还是没有缓过来,毕竟不到半分钟前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他几乎就是靠着下意识来回避,但又不尽然是这样,那感觉十分微妙,但可以的话他并不希望感知到第二次。一串红和鸡冠花盛开在花坛里,种在它们的是矮种牵牛花,高山榕的树荫在烈日下显得微不足道。
只是一线之隔,建筑和建筑的一线就是两个世界,所有人都不以为然的突兀,叶修在人行道中间离路或者建筑都不算近的距离跨过这个间隔。
又是一阵碎玻璃和泥沙落下,绑绳突然崩裂,一杆竹茎直直贯穿而下,不偏不倚,恰恰是叶修的方位………………这次太近,已经没有反应的时间了。
而韩文清不过刚从天桥奔下来。
真的不是错觉了,叶修只感到什么东西剥离出来,背部猛地被人推了一记落花掌,啷跄出三四步的距离,下一瞬间毛竹轰然而落,回头却什么都没有。
然后韩文清终于是冲到了。
叶修恍惚着对他问了一句:“老韩?”
但韩文清看到了点别的。
意外掀起的尘埃尚未落定,和叶修长得相差无几,气质、细节,乃至于衣着,完全不同的人或者说虚影浮蕴在空气之中浅笑着若隐若现,说:“好久不见呀,上清天尊……”——然后又很快地接了另一句——“不是对你说的。”后面这句时,那人总算是对准了韩文清的眼睛说话。

评论(2)
热度(9)

© 妖凌狂涡中…… | Powered by LOFTER